首页 > 影视剧 > 分集介绍

《忘掉我是谁》分集介绍1

[提要]教堂中蔓延着一片喜气,这是吴家独子家栋与林慈惠的婚礼现场,纵然吴母并不赞同两人的婚礼,但看在吴父罹患了肺癌晚期的份上,以及儿子家栋对慈惠的一片深情

  第1集

  教堂中蔓延着一片喜气,这是吴家独子家栋与林慈惠的婚礼现场,纵然吴母并不赞同两人的婚礼,但看在吴父罹患了肺癌晚期的份上,以及儿子家栋对慈惠的一片深情,她也不得不接受慈惠嫁入吴家。在众人的见证之下,家栋终于为慈惠套入了戒指,象征着两人一辈子的牵绊,就在此刻,天云赫然出现!天云愤怒的打断了婚礼,原本的幸福气氛,顿时被破坏!

  慈惠惊愕,她看着这个让她倾心恋慕却无法厮首的男人,痛心不已,因为慈惠一时的软弱与天云极力的坚持,天云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慈惠,众人哗然!吴父大受刺激而昏厥过去,所有的发展,都让玉琴不由得心中叫好,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她深爱家栋,希望慈惠自此与家栋分开,她才可成为吴家媳妇。

  天云带走慈惠,他难过悲痛,不明白自己明明和慈惠相知相爱,为什么他们不能共渡一生,慈惠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她不爱的男人?慈惠同样痛苦万分,自从她失去双亲之后,是吴父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与栽培,才能让她成长至今,如今吴父来日不多,唯一的心愿是让慈惠成为吴家的媳妇,成为家栋的左右手,她也只能用自己一生的时间来报答吴父。

  为了让吴父瞑目,慈惠断然拒绝天云要带她远走高飞的提议,就算天云苦苦恳求,慈惠还是坚持己见,毅然放弃爱情,选择报恩。慈惠伤心欲绝的跟着前往找她的家栋和玉琴回到吴家去,决定要好好当吴家的媳妇,别无二心。

  但慈惠的决心并没有传达给吴母,再加上玉琴从中挑拨,她刻意将天云和慈惠见面之事加油添醋的向吴母说明,让吴母误会了慈惠和天云两人有染,愤而要赶走慈惠。坚强的慈惠表示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再加上家栋的包容,两人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真正夫妻,而吴父也含笑九泉,离开人世。

  第2集

  家栋和慈惠成家后,更加努力工作,希望能给慈惠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虽然慈惠聪明能干,颇具商业头脑但吴母却不希望慈惠在公司帮忙,只想让她安心在家做家庭主妇,尽快让自己抱上孙子。虽然吴母对慈惠百般挑剔,但慈惠依然忍气吞声地埋头做家务,不与吴母计较,渐渐赢得了吴母的好感。

  玉琴看在眼里,大为紧张,她知道唯一的办法只能从天云下手,于是找到了天云,却没料到一向风度翩翩的天云竟变得狼狈暴躁,玉琴认为机不可失,便刻意向慈惠表明天云的下落,将天云说得凄惨落魄,引发慈惠自责。

  慈惠目睹了天云的自暴自弃,她诚恳地规劝天云不要糟蹋自己的前程,不要放弃美好的人生,天云见慈惠仍如此关心他,感动不已,殊不知这些都是玉琴安排好的戏码,准备给慈惠最痛的一击。就在慈惠告别天云返回吴家时,一迭慈惠与天云密会的相片,成为慈惠不守妇道的证据,吴母气愤的痛骂慈惠,并坚持要家栋与慈惠离婚,慈惠大惊!

  第3集

  面对吴母对她不忠的指控,慈惠根本无从承认,而吴母坚持要她离开吴家,也令慈惠无法接受,不愿意结束这桩婚姻。吴母为了让慈惠死心,用尽心机,甚至赶慈惠出家门,她痛骂慈惠、折磨慈惠,各种难堪的字眼和际遇,让慈惠被吴母伤害得遍体鳞伤,但慈惠仍然坚持自己的清白,不愿谣言玷污了她和天云。

  家栋心疼慈惠所遭受的待遇,为了维护自己深爱的妻子,家栋终于为了慈惠挺身而出,这是一向软弱听话的他第一次与吴母顶嘴,家栋大声表明他相信慈惠,也认为慈惠绝不可能做出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吴母首次被家栋如此顶撞,大发雷霆,对慈惠更不谅解了。

  玉琴见家栋竟为了慈惠不惜与吴母抗争,离婚之事必然无法顺利进行,于是模仿慈惠的笔迹给天云写信,说慈惠在吴家的遭遇可怜悲惨,希望天云能够拯救可怜的慈惠。

  天云得知慈惠的遭遇心疼难过,趁着慈惠出门的片刻拦住慈惠,表明要带她离开,慈惠为了和天云保持距离,与天云发生口角争执,慈惠恳求天云忘记她、脱离她的生活,为了让天云死心,慈惠谎称自己之所以留在吴家,是为了得到吴家的财产,她根本不爱天云,只爱她自己。天云大受刺激,向慈惠保证一定会过好自己的人生,承诺必然让慈惠看到不同的自己,他会表现得更好,让慈惠后悔自己的选择。天云离去之后,慈惠伤心流泪,暗自祝福天云。

  而这番话也让刚巧经过,躲在一边的家栋听到了,家栋伤心欲绝,虽慈惠解释自己是为了让天云死心才说的那番话但家栋依然无法释怀,慈惠欲离开吴家,但半夜经过吴父灵堂遗像居然掉了下来,慈惠想起吴父临终时嘱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吴家,只好留了下来。

  吴母知道了慈惠这件事却怎么也不愿意原谅慈惠,她拿出一张空白支票,让慈惠自己填数字,作为离开吴家的条件。

  第4集

  彼特将玉琴冒名写信的事告诉家栋,家栋警告玉琴不要再耍花样,慈惠不解玉琴的背叛跑去质问玉琴,玉琴终于将自己喜欢家栋的事告诉慈惠。

  天云要参加的钢琴比赛来临,玉琴鼓动天云邀请慈惠前往观看。天云给慈惠打电话,说如果慈惠不到场,他就不参加比赛。慈惠为了让天云展现自己的才华,有个美好的前途,决定去看比赛。她跟家栋说自己要去现场替天云加油,希望可以默默给予天云力量,可小心眼的家栋却不希望慈惠去,但慈惠执意要去,这让家栋心中很是不快。这又落入玉琴的圈套里,玉琴安排家栋去见证慈惠和天云的爱情,家栋气愤不已,一见到天云就是和天云大打出手!!两个男人为了慈惠争斗,在最后慈惠选择保护家栋的一刻结束了,天云见慈惠最后仍然选择自己的丈夫,难堪离去。

  钢琴比赛的事情在玉琴的绘声绘影之下,引起了吴家的轩然大波,吴母忿忿苛责慈惠,慈惠百口莫辩,再加上玉琴刻意安慰家栋的言语之中,总是刻意加入慈惠与天云的过往,让家栋知道慈惠对天云的深情,更是心痛。家栋为了成全慈惠决定和慈惠离婚……

  第5集

  慈惠怀孕了,这个消息让吴家上下震撼了!原本赞同离婚的吴母一知道这个消息欣喜若狂,慈惠成为吴家媳妇的唯一功能总算完成,吴母作主决定,既然慈惠有孕在身,离婚之事暂且不提,她要慈惠无论如何都要好好保全孩子、保护这个吴家的血脉,否则唯她是问,为了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子,吴母难得的给慈惠好脸色看。而家栋对自己即将成为父亲一事,更是惊喜万分,他呵护着慈惠,答应会给慈惠和孩子一个幸福的家庭。

  唯一不满的是玉琴,她处心积虑才让家栋决定和慈惠离婚的计谋又落空了,眼看着慈惠的肚子将会一天天变大,慈惠与家栋也会愈来愈幸福,她暗自盘算一定要让慈惠无法顺利生下孩子,否则一旦慈惠在吴家的地位奠定之后,她又要如何介入呢?

  天云钢琴比赛得了第一名,准备去法国深造,玉琴得知这个消息计上心来,她假借为庆祝彼特与吴氏企业合作成功,邀请天云、彼特与慈惠夫妇一起吃饭。席间慈惠与天云情难自禁两人都有泪光闪过,这让家栋看在眼里心中醋意顿生。玉琴趁机将聚会的情形添油加醋地说给吴母听,并怀疑慈惠孩子的血统,吴母听后不免大动干戈。

  第6集

  吴母跟家栋说自己怀疑孩子不是家栋的,多疑的家栋虽不相信,但又不能肯定,于是吴母决定亲自责问慈惠。慈惠百口莫辩更对家栋的软弱失望,正在争执之时天云刚好来吴家与慈惠道别,听见吴母怀疑慈惠的孩子,仰天长笑说倒是希望孩子是自己的,那样就可以带慈惠离开了并警告家栋决绝不可亏待慈惠,家栋此刻才惊觉到自己对慈惠的不信任是源于自卑。

  眼看着家栋和慈惠之间的感情无法介入,玉琴决定不能让慈惠的孩子顺利生下来,一定不能让慈惠的地位在吴家稳固下来。于是玉琴去买了堕胎药偷偷放在刘妈炖给慈惠喝的鸡汤里,孰不知却恰好被刘妈看见又悄悄地把汤倒掉了。玉琴了解吴妈的家境,给了吴妈一笔钱让她不要说出自己的行为,吴妈无奈只好接受。玉琴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将滑石粉放在台阶上,希望慈惠不小心跌倒导致孩子流产,不想却让年事已高的吴母摔倒了。

  第7集

  慈惠帮助家栋想办法让吴母不得不同意与彼特的公司合作,同时顺利地让慈惠回到公司工作。彼特赞赏慈惠的能干,让玉琴很不开心。吴母患了感冒,为了怕传染给慈惠一定要搬出吴家,家栋又因为出差新加坡无法照顾慈惠,吴母交代玉琴好好照顾慈惠。

  玉琴陪慈惠去医院产检,不停追问孩子是男是女,并故意告诉慈惠如果是女孩,吴母就不会让慈惠留在吴家。想到从小到大在吴家的境遇慈惠不禁悲从中来,冒雨跑出家门,险些被车撞倒,但她想到自己从小没有亲人的痛苦,决心再受多大的委屈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爸爸,于是又转回家去。

  慈惠拼命敲门而玉琴佯装听不见迟迟不开门,终于慈惠因为淋雨感冒了,趁着吴母不在家玉琴鼓吹慈惠赶快吃药好转,否则吴母发现慈惠生病,必然引发家庭风波,慈惠无奈之下只好听从玉琴的话服用了药物,抑制病情加重。

  原本以为可以隐瞒过去,没料到玉琴却故意向吴母露出破绽……

  第8集

  吴母知道慈惠吃了感冒药恼羞成怒,坚持如果慈惠生的是男孩就继续留在吴家,如果生女孩就必须离开吴家。家栋坚决不答应吴母的无理要求,并说如果吴母不能容下慈惠,他会带慈惠一起离开。吴母考虑着玉琴的警告,想起家栋几次与她的争执,想到自己一手拉拔长大的孩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对自己无礼,吴母便心生愤恨,决定不管生男生女都不能让慈惠留在吴家!

  彼特对玉琴一直怀有好感,虽然了解玉琴做过的种种错事,却并不因此减少对玉琴的爱,在临回国之前更是向玉琴求婚,但希望玉琴能痛改前非,不再打慈惠的坏主意。

  就在慈惠临盆在即,吴母假藉公事需要,派遣家栋前往新加坡出差,虽然慈惠心里满怀担忧,却仍笑着送家栋离开家门,两人约定等孩子出生之后,一起替孩子取名,两人依依不舍的,却不知这就是夫妻两人最后一次的见面。

  家栋一离开,慈惠却意外的提早生产了。慈惠在产房里经历生产的痛苦,而玉琴和吴母在产房外却交换了一个神秘的眼神,没有人知道这个眼神代表什么含意。历经了几个小时的生产之后,慈惠终于悠悠转醒,她急切的想要了解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时,没想到护士却告诉她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她所生下来的孩子,竟然是一个死胎?慈惠彻底崩溃了!

  第9集

  慈惠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生下了一个死婴,因此伤心欲绝,加上玉琴在一旁不停的搧风点火,让慈惠想到自己怀孕期间不但心情抑郁,还胡乱吃药,以及摔倒流血等等事件,都让慈惠误以为会造成死胎,全都是自己的责任而愧疚不已。

  慈惠每天以泪洗面,精神也开始恍惚一步步走向海边,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讨海人海生丧妻良久,带着七、八岁的儿子耀辉在渔村中生活着。

  此日,他与同船的阿祥在海中救回了投海自尽的慈惠。慈惠万念俱灰,一心求死,在海生村人的刺激与安慰,终于暂消死意。

  家栋赶回家时,吴母和玉琴告诉了令他心碎的消息,慈惠竟然难产而死了!家栋知道消息,心魂俱裂,他无法置信出门前还和他微笑的慈惠竟然已经死了,

  然而慈惠怎么也没想到,她那被诈死的儿子已经被婆婆接回了家中,而家栋也陷在失妻的哀凄中……

  第10集

  阿祥那刚出生母亲就去世的小女儿雯玲深深的获取了慈惠的注意力,夭折的儿子如果存活了,不也是这样嗷嗷待哺、搜寻着母亲的奶水吗?而今,儿子已死了,她的奶水却是丧母的小雯所需要的啊!

  家栋终日沉浸在失去慈惠的痛苦之中,一见到小念祖就想起慈惠,难免对念祖爱恨交加。玉琴以为慈惠离开了自己终于有机会进入家栋的感情世界了,几次制造机会向家栋献殷勤都被家栋拒绝,家栋一直为慈惠生产之时自己不在身边而自责不已,根本对玉琴的挑逗无动于衷。

  讨海的人最怕就是风浪,一次台风之中,海生与阿祥的船没有回村,耀辉焦急,就连慈惠也担心不已,海生生死未卜,令人焦急不已。浪平了,海生被村人在海上救了回来,然而阿祥却不幸遇难了。

  海生也受了伤,并对阿祥的死自责不已,这次反倒是慈惠鼓励起了海生,慈惠的善良,让海生心动,也鼓舞着自己要快些好起来,在同时,慈惠对已成孤儿的小雯玲更是爱护有加。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张海龙]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