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风流人物》往期人物之大医吴阶平(2)

  • 来源:齐鲁网  
  • 2010-04-29 11:18

关键词:《数风流人物》 人物 吴阶平

[提要]【电视社教长纪录片《大医吴阶平》吴阶平脚本】 【引子:】 他降生于1917年的除夕。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进行了一年,而国内正是军阀混战。父亲为他取名吴阶平,希望他的一生..

  黑场:

  郭应禄同期:(院士 吴阶平的学生)

  上手术台,这个外科大夫,大家都知道外科相对都是开朗的人,所以愿意彼此聊聊天,跟护士开开玩笑什么的,那他是绝对不允许的,就是对于一个病人来说,人家这时候这个手术害怕的要命,你专心致志我还害怕你治不好呢,你说你在做手术的过程当中,开个玩笑,聊个天,那人家说你到底把我的生命或者健康放在一个什么地位啊。

  【访谈】

  吴阶平同期:

  医生就是要为病人服务。有的病人就是因为我的错误死亡的也有,还从来没有一次被病人责怪的,他觉得你真的是在努力在救他。

  记者:

  现在的一些医生跟你们那时候做医生的时候,可能在发生一些变化,因为利益的驱动。

  吴阶平同期:

  医生不允许有这种不负责任的。

  记者:

  可能现在有这样的。

  吴阶平同期:

  那就应该坐牢啊,真的。

  黑场:

  【画面:美洲西部、地图】

  解说:

  1947年,吴阶平出现在横跨美国东西的长途汽车上,前往美国东海岸的芝加哥大学进修。他出人意料地放弃火车改乘长途汽车,由旧金山出发绕道洛杉矶,而且走的并不是直线。

  记者:

  为什么要用这种长途这种旅行车的方式?

  吴阶平同期:

  我就是要看看美国,我是要了解美国。要了解美国实际上心里就想,美国到底有什么好,所以坐这个车,去到处转,到好莱坞了什么的,都去转了呢。

  解说:

  进修期间,吴阶平乘坐长途车,又进行了由芝加哥向东南再向北的游历。这颇有现代感的旅行在中国留学生中非常少见,当时的吴阶平30岁,充满年青人的张扬。

  吴阶平一直是个有明确目标的人,毕业时他希望五年后的医术超过毕业十年的医生,这个目标已经实现,而这次出国进修就是为了回国建设自己的泌尿外科,但是吴阶平的老师哈金斯教授却不这么想。哈金斯教授是世界著名的泌尿外科专家,他非常欣赏这个学生,聪明而且手术做得极好,两个人心里都各自打定了主意。一天,哈金斯教授拿着一张蓝图来找吴阶平。

  吴阶平同期:

  他要留我在那里,而且呢,说他刚刚盖了一个大楼,叫"Goldblatt",这个科研大楼,他说你可以在这儿,这间屋子是你的办公室,那间屋子是你的实验室,那间屋子是你的什么。我说我非常感谢,但是我还是要回去。

  记者:

  您觉得回国是顺理成章的?

  吴阶平同期:

  对。他说为什么要回去?我说我要回中国发展中国的泌尿科。

  解说:

  西方医学几个世纪前就传入中国,但是真正的起步是鸦片战争之后,如今普通医院都有的泌尿外科,在解放以前即使是大医院也没有专门的病房,有关专业的文章仅60余篇,专业书也只翻译过一本。吴阶平回国后一年,也就是1949年,他在北大第一附属医院的外科病房里辟出了三张病床,专门接收泌尿外科病人,人们将这件事,视为中国泌尿外科独立分科的开始。

  字幕:十年后,吴阶平在北京医院成立成立泌尿外科专科病房,独立完整的泌尿外科产生

  解说:

  正在吴阶平热切地建设中国的泌尿外科时,1960年,他接到一个意外的任务,筹建北京第二医学院,而这个学校没有校址,甚至连学校的建筑图纸都没有。

  【访谈】

  记者:

  您是1960年的三月份接到这个任务的,好像九月份、十月份就要开学。

  吴阶平同期:

  对,对。各处跑地方,什么怀柔啊什么的都去看了,都没有地方可做(建校)

  解说:

  一批印尼华侨学生先期到达,没有校舍,吴阶平只好将他们安排到现在的人们想都想不到的地方,一所还未启用的精神病院。

  这个本应该穿着白大褂、站在无影灯下的医生每天头戴安全帽在工地上面对着钢筋、水泥,手里还握着一张学校的蓝图。

  【访谈】

  吴阶平同期:

  我其实是医生,可是我什么都得管,他们有困难就得找我,说这个吴大夫还懂得工程。

  记者:

  您当时建校的时候您也有一张图纸,有没有想到当年哈金斯先生,我觉得这里面是有落差的,您心里头没有想到这个落差吗?

  吴阶平同期:

  我是我,他们是他们。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齐鲁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齐鲁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