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原创小说 > 原创文学

《士兵与猪》

[提要]副连长他是不会亲自赶车送人的,特别是卫生员,是他心中的一块心病,平时恨的他眼珠子都疼,这次送她还不是讨好指导员。再说了,听说团里,最近有几个回省城上大学的名额已经下来了。这就是文书...

  天刚放亮,副连长就起床了,叫醒炊事班早班人员,赶做鸡蛋面条,还特意嘱咐,要多放几个鸡蛋。说完便到马棚去,牵马套车去了。

  孤岛的早上,格外的寂静。那绿林深处的营区,不时传来牛和驴的吼叫声,出早车的马奔跑在田野那空旷田间土路上,嘴中不时喘出白色的热气,三匹枣红马,在副连长的吆喝下飞快向前奔跑。那树木和庄稼都在眼前飕飕的一闪而过,副连长那甩落在马背上的鞭响声和大车的颠簸声划破了早上的寂静,惊吓了那野兔拼命向草丛跑去。

  副连长他是不会亲自赶车送人的,特别是卫生员,是他心中的一块心病,平时恨的他眼珠子都疼,这次送她还不是讨好指导员。再说了,听说团里,最近有几个回省城上大学的名额已经下来了。这就是文书贵芝的了,也该叫她赶快调走吧,最近好象要出事,如果真的要到医院打了胎,那就会要惹出大事了。

  在汽车站他亲自将卫生员送上车,车开的时候卫生员微笑着向他招手告别。车远去了,他心里甜甜的,脸上露出笑容,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傻瓜,滚吧!等你回来看你怎么哭鼻涕吧。

  马车路过团部时,机关人员正在出早操,齐刷刷的跑步声和口号声划破了孤岛的上空。他将马车赶到路边,让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在眼前一一闪过,等队伍过后,才吆喝着马进了团部大院。

  他找了一棵大柳树将马栓好,又将草料袋子放到马跟前,将马喂上。自己才悄悄的溜进了一处宿舍找自己的一个老乡,他推门的时候,老乡王一南正准备到伙房去打饭,见他进来忙问他,“吃过早饭了没有?”他摇头示意没有吃,王一南推着他向伙房走去,餐厅里人很多,他们便找了一个避静的餐桌坐下,副连长拿起一个馒头便心不在焉的嚼着,一会儿,他看着王一南的面孔问:“一南,我想给你打听一下,省城大学招生的的名额下来没有?”他真害怕,贵芝的名字扑了空,到那时麻烦可就大了。想到这里他用期待的目光望着一南,一南似乎没有听见似的,端着碗只顾喝稀饭,脸上没有任何反应。

  副连长认真的追问说:“一南,我哪个朋友贵芝,这次可要一定叫她走啊,你帮了忙咱兄弟们一定好好喝几杯”

  一南说:“只要你们连报到团里,我会帮你的”

  副连长临走时,还在叮嘱着王一南。

  回到连队,天色已接近中午,他将鞭子交给饲养员,便急匆匆的走向连部指导员的宿舍。

  十月一日国庆节。连里要召开联欢会庆贺,各排要出节目,准备工作是有士兵委员会主任武装排长主持,练节目的战士在连部的空房子里敲锣打鼓,转换着队型进行紧张的排练。

  白猪“过来”站在旁边,似乎是在看热闹,副连长在人群中走过,无意的向人们点头打着招呼。人们叫他进行指导,他心不在焉的说:“你们练,我还有事”匆忙的想转身离去,恰巧,撞在了白猪身上。不知这无名火,从何而来。他使劲飞起一脚,白猪便喊着叫着,向远处跑去。

  指导员双手交叉,抱着膀似乎在想着什么,目光始终集中在窗外那棵垂柳树上,副连长匆匆迈进门来时,给了他一个惊吓。“指导员,我回来了。”指导员转身望着他,向前推了一下椅子,示意叫他坐下休息,“怎么样,卫生员走了吗?”

  副连长有些自豪的说:“是我亲自看她坐上车,等车开了,我才离去”副连长很认真的讲完,便坐下端起喝水的杯子大口的喝了起来。

  其实指导员对于连长亲自跑团部送卫生员回家,他早有猜测,近几天,女生排有几个人向他汇报说:“文书贵芝经常跑到宿舍旁边的树林子里,反胃呕吐。人们叫她去卫生队去看一下,他说不要紧的,过几天就好了。叫她到卫生室要点药,她只要了几片维生素b6止吐的药。对于这些,卫生室的人也有察觉,碍于面子只是私下里谈她而已。看来真的要出事了,所以,连长有可能去团部,找一下解决的门路。指导员的猜测只是一个方面。

  连长喝了一口水,便耐不住的开口说:”指导员,我听说,团里去省城上大学的名额,下来了,连里研究了没有?是吗?!上学的指标,还没有正式下达。只是口头说了一下。“指导员慢条撕理的回答”我有一个想法,如果下来,可照顾一下文书,她年令也大了,本人表现也不错。“说完他用乞求的目光望着这个大权独揽人的嘴巴,希望他张开尊口,同意还是否定。

  微笑是指导员一惯的表情,他听完连长的陈述,将眼神凝视在连长那张朴实的脸上,微笑着看了很久,不说同意或否定只是将头点了又摇的说:”研究研究再说吧“

  对于这个答复,连长也只好找一个,下台的台阶,他说:”那好,我可讲了我的看法,希望你三思啊“说完便走出指导员的办公室,说是找司务长讨论一下过节的伙食安排,便走出了办公室。

  下午,贵芝没有随战士们一起下地干活,说给连里写一份材料,推辞在宿舍睡了一下午。前几天,她还把身体的反应,告诉了干医生的妹妹,妹妹说她可能怀孕了。使她心中更感到紧张,她很想把这事告诉副连长,可副连长白天很少到这里来看她。她孤独的将被子蒙盖住头,想尽快睡一会,让白天尽快过去,夜晚早点到来。

  如果,没有哪个黄昏。

  如果,没有哪个夜晚。

  如果,没有他喝醉了酒,送他到他的床前。

  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不会-不会-。贵芝的眼前回想着,那滴血的心里,在默默的诉说着,她的回想使她心里产生了余悸。仿佛全连一百号人的眼睛都在注视着她的腹部,耻笑着她。副连长站在台上接受审判,她忧郁的心,缩的越来越紧,现在马上就要硼碎一样。

  她揭开被子,站在窗前,透过玻璃望了一下外面,太阳还很高,干活的人们,还没有收工回来,自己便命令着自己,又来到床前,然后,找出几天前在卫生室要的安眠药,喝了几片。然后,躺在床上,尽量使自己安静一会,盼望天黑再说。其实贵芝不想回忆那些使自己痛苦的事情,她和他只不过是皮肉与政治资本的交易,更不想动脑筋挟这个土包子副连长,在兵团卖身捞回汗水捞不到的东西,这是很正常的事,如今,再她的眼中,这个拐棍还没有发挥出威力,美好的前程还要靠这个阶梯才能到达。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责任编辑:杨凡、李志]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士兵与猪 的报道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热门新闻

新闻排行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