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原创小说 > 原创文学

《红楼梦迷案》

[提要]躺在病床上的楚忆奇听到老朋友杜彬的问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反问:“这是调查公司新接的业务吗?说得详细些。”

  《红楼梦迷案》

  作者:史军

  出版社: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

  楔子

  “一个女孩爱上了行踪诡秘的男人,接下来会怎么样?”

  躺在病床上的楚忆奇听到老朋友杜彬的问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反问:“这是调查公司新接的业务吗?说得详细些。”

  杜彬是蓝月商务资讯调查公司的经理,今天来医院看望因腿部骨折住院的楚忆奇。此时他点了点头,接着说:“刘先生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有个十七岁的独生女儿,在 A市上大学,这事就与她的男朋友有关。”

  “刘先生委托你调查一下这年轻人?”

  “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他惟恐女儿受到伤害,这心情容易理解,当然他也许诺了一笔丰厚的报酬。”杜彬有些自嘲地笑笑,“接受委托以后,我了A市,见到了刘先生的女儿,是个活泼的女孩子,很漂亮,黄头发、大眼睛,有点象漫画人物。”

  “如果是十年前,你会迷上她的。”楚忆奇坏笑着说。

  “有可能,呵呵。她的网名是Angel,那个年轻人叫梦非,就这样称呼他们吧。据Angel说,梦非大学毕业以后,白手起家,后来在A市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经营得不错,现在已经颇具规模。Angel还给我看了梦非的照片,是个很帅的小伙子。”

  “照你这么说,刘先生也许过虑了,听起来他们两个很相配。不过,为什么说他行踪诡秘呢?”

  “是这样,有几次梦非突然奇怪地不知去向,好象失踪了一样,最多不过两三天,打手机经常打不通,打通了他说是在外地谈业务,具体什么业务含糊其词。问他公司的人,他们只知道是出差了,别的情况也不清楚。为此Angel与梦非发生了争吵,Angel的怀疑不难理解,梦非则说Angel太不信任自己。”

  “这其中就有些问题了。”楚忆奇若有所思地说。“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就是梦非有了另外的女朋友,但如果答案当真如此简单,你就没必要和我谈这件事了。当然,失踪是通俗小说里经常要涉及的题材。欧?亨利说过,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象黑板上粉笔画的人似的,一擦就消失了,这可是戏剧创作中最生动的题材之一。”

  “先别掉书袋,你对有关这位年轻人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目前的关键在于,你是否调查到了梦非确实的劣迹?”

  “我在A市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没有发现对梦非品质方面有什么负面评价。不过,Angel那里有个新情况。Angel说,最近他们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联系不多,但她突然收到了梦非的一封电子邮件,里面的内容是梦非写的一部小说。小说还没写完,首先引起Angel注意的是小说的题辞——‘献给Angel,关于你想了解的,它可以解释一切’。”

  “有意思!”楚忆奇问,“小说的题目是什么?”

  “《红楼梦迷案》。” 杜彬回答说,然后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叠打印的稿子。

  当楚忆奇的女友苗薇薇笑嘻嘻地抱着一堆书走进病房时,杜彬已经离开了。她是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漂亮女孩,灵活的双眸、长长的睫毛,散发出妩媚的气息。

  “你的博士论文不是快开题了么?我今天又给你带了几本专业方面的书。”

  “我已经有更好的读物了。”楚忆奇挥了挥手里的书稿。

  关于《红楼梦》,自然有不少未解的悬案,学者俞平伯曾经说,《红楼梦》简直是中国文坛的一个梦魇,你越研究就越糊涂。那么,这篇小说要讲述些什么呢?这个故事当真与梦非的秘密有联系,还是他在故弄玄虚呢?

  温暖的阳光使病房里的一切都洋溢着明朗的气氛,楚忆奇带着轻松的心情开始阅读。

  作者前言

  本篇小说的故事框架,以曹雪芹所着前八十回《红楼梦》原文以及脂评中提供的线索为依据,力图重现曹雪芹后三十回佚文的部分情节,揭开困扰《红楼梦》研究者的若干重大迷案,比如“狱神庙之谜”等等(有些暂且不便明言,结尾自有交代)。之所以采用小说的形式,是因为小说毕竟不同于学术着作,尽可以根据细微线索大胆假设。至于现在有些“红学”着作似乎比小说还要“大胆”,那自然另当别论。小说中出现的前八十回《红楼梦》原文,皆以脂批本系统为准,但脂批本系统的版本有十多种,各版本间文字有不少差异,本文既系小说,不必繁琐地一一列出版本出处,特此说明。

  另外,托马斯?沃尔夫说过,一切严肃的作品说到底必然都是自传性质的,虽然这不过是一篇侦探小说,但我希望,最终的成果也能带有这方面的些许特点。

  第一回  思远行游艺康河县  惊噩梦变起风云观

  (作者按:《红楼梦》第四十七回和四十八回写到,薛蟠因为误认柳湘莲,调错了情而遭到痛打,羞于见人,便出门做生意以求躲避。对于薛蟠出门游艺的经历,作者曹雪芹语焉不详。只是在第六十六回提到,“同伙计贩了货物……谁知前日到了平安州界,遇一伙强盗,已将东西劫去。不想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方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我们的性命”。《红楼梦》最重要的点评者脂砚斋在第四十八回对薛蟠游艺做了这样的评论,“作书者曾吃此亏,批书者亦曾吃此亏,故特于此注明,使后来人深思默戒”。这样的点评,显然蕴涵深意,同时也说明,薛蟠游艺的经历并不象书中交代得那么简单。另外,脂砚斋对《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解注《好了歌》所云“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一句有点评说,“ 柳湘莲一干人”。这说明,在前八十回中下落不明的柳湘莲,日后做了绿林好汉,与薛蟠游艺遇到的“强盗”可能成了一伙……种种线索透漏出薛蟠游艺的细微端倪,并可能与曹雪芹已经散佚的后三十回原稿内容息息相关。)

  1

  且说那呆霸王薛蟠因不合惹恼了柳湘莲,被痛打一顿,三五日后,虽稍稍好了些,仍是伤痛未平,心中的羞愧,更远胜过身上的淤痛,只好闭门不出,在家休息。转眼已经到了十月,薛家各铺面的伙计有不少便算年帐准备回家,其中却有一个叫张德辉的,年过六十,今岁也要回家,明春方来,饯行时说起,“今年纸札香料短少,明年必是贵的,若端阳前顺路贩些纸札香扇来卖,除去关税花销,亦可以剩得几倍利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薛蟠听了,不由动起出门远行的念头,心想这次自己挨打,颜面无存,天天装病,也不是事。倒不如打点些本钱,和张德辉一同外出做买卖,赚钱也罢,不赚钱也罢,一则是躲躲羞,二则逛逛山水也是好的。

  薛蟠拿定主意,便去和母亲商议。薛姨妈听了虽是欢喜,但又恐他在外生事,因此不想应允,宝钗却劝母亲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哥哥想出去闯荡一番,正经做买卖,那自然是好,再者他出门在外,没了倚仗的人,若想惹事生非,更是举眼无靠,他见这样,比在家里省了事也未可知。”

  薛姨妈听宝钗说得在理,方回心转意,于是命人给薛蟠打点行装,又郑重嘱托张德辉照管薛蟠,张德辉满口应承。当下选定十四日为出行吉日,至十三日,薛蟠先去辞了他舅舅,然后过来辞了贾宅诸人,这也不必细述。十四日一早,薛蟠连同张德辉以及乳父老苍头一名、当年谙事旧仆二名、随身常使小厮二人,主仆几人启程上路。薛姨妈、宝钗等直同薛蟠出了仪门,母女两人泪眼看薛蟠走远方回去不提。

  (作者按:薛蟠被打以及计划出行等情节,参见《红楼梦》第四十七、四十八回。)

  一行人出得城门,眼见四外村落连接,鸡犬之声相闻,远处平野漫漫,秋高气爽。薛蟠骑在那匹铁青大走骡上,左顾右盼,甚是逍遥自在,多时的郁闷之气顿觉一扫而空。他略略勒住缰绳,对坐在身后骡车上的张德辉说道:“咱们这次出门,估计行程,时日尚早。我看也不必急着赶路,这一路之上的山川名胜,正可尽情赏玩,张老以为如何?”

  张德辉听见薛蟠的言语,早知他的心意。这一次随这惹祸的魔头出来,只求他安分别生事,其余哪敢不依,连忙一迭声道:“甚好甚好,一切全凭世兄安排便是。”

  薛蟠便吩咐手下人等,不必贪赶行程,附近若有什么名胜之处,可先找地方歇息,待他先去游玩之后再走。一行人走走停停,这些仆人小厮也乐得轻松,好在薛蟠游玩得尽兴,未生其他枝节,一切相安无事。

  这一日在路上正走之间,眼看日已西斜,前面却还是有座高山矗立,满目荒凉,不见人烟。薛蟠感觉有些心焦,转头向张德辉道:“你不是说前面有座大市镇吗?怎么到如今还不见踪影。再若不到,咱们难道要在旷野露宿不成!”

  张德辉慌忙道:“世兄莫心急,前面不远便是康河县城,转过山头就到了。其实就在山下,只是被山所挡,在此处看不到。”

  薛蟠方转嗔为喜,又命手下一名小厮骑上快马,先往康河县城订下落脚的客栈,打点食宿。这小厮姓王,在家中排行老三,平常大家都叫他王三。王三做事倒也麻利,骑上马绝尘而去,不到一个时辰就又转了回来,报说诸事安排妥当,已在城里最大的赵家客栈订下客房。这会子薛蟠等人也已转过山头,康河县城已经近在眼前了。

  2

  原来这康河县城因地处南北交通要道,商贾云集,城中百姓安居乐业,甚是繁华。薛蟠等人进得城来,但见店铺相连,酒肆罗列,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众人在王三的引领之下,转过几条街道,来到一家大客栈门口,悬挂着明晃晃的金字招牌——“赵家客栈”。店里的伙计急忙将众人请入客栈,分别安排客房住下。众人又是一阵忙乱,收拾停当以后,便都到楼下店堂用饭。

  薛蟠自觉一路行程颇为辛苦,今日来到康河县,正应轻松一下,早将离家以前满口应承的“谨慎”二字抛到脑后,撒开了手与众随从猜拳赌酒。众人知道他的脾气,谁也不敢劝解,只能投其所好,不一会薛蟠便已喝得头昏目眩。

  张德辉毕竟年纪大了,只喝了几杯,便觉不胜酒力。眼见众人兴致正浓,便提前离席,准备上楼休息,那薛蟠兀自在身后叫道:“张老莫走,再多喝上几杯!”

  张德辉不禁连连摇头,正要走上楼梯,却见店堂里不知何时又来了位客人,坐在旁边一张桌前自斟自饮,旁若无人,对薛蟠等人的喧哗吵闹全不理会。张德辉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见这人三十多岁年纪,面容清秀,身材却很魁伟,虎背熊腰,甚是彪悍。张德辉觉得他有些面熟,离京以来在路上似乎见过一两次,大概也是到南方跑生意的。这人抬头看见张德辉留意自己,站起身来含笑拱手施礼:“这位老丈请了,可否赏脸过来一叙?”

  张德辉连忙还礼道:“适才便见兄台有些眼熟,如此便叨扰了。”

  两人略一叙谈,张德辉方知此人名叫封平,是京城中有名的平惠茶叶行的伙计。这平惠茶叶行在各地均有分号,封平此次便是被委派至南方各地打点生意,顺便联系明年春天采办春茶事宜。

  封平问道:“张老如何安排行程,明日一早便行么?”

  张德辉道:“这个须我家主人来定,大约要在此地勾留一两日吧。”

  封平喝了口茶,缓缓道:“听说城西十多里地有座青雾山,风景秀丽,山上还有座道观,名叫风云观,香火蕃盛,甚为有名。张老若有空闲,不妨与尊家主人前去一游。”

  张德辉道:“我也久闻青雾山与风云观之名,可惜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一直未有机缘游览。”

  两人又闲谈了一会,见夜色已深,方各自回房休息。张德辉不放心薛蟠,又去相劝,薛蟠的乳父那老苍头也来劝止,薛蟠哪里肯听。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责任编辑:杨凡、李志]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红楼梦迷案 的报道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热门新闻

新闻排行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