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原创小说 > 原创文学

《抱犊崮》(3)

[提要]故事发生在民国三年至抗战胜利的鲁南抱犊崮山区。张万恒和方玉娥婚后生育有三个儿子,两个闺女。长大成人后,均受父亲张万恒的影响,先后参加了革命。



  第二章

  张大山那天在姑夫韩文河家里听到韩文水说自己是共产党后,心里非常激动,韩文水的形像在他的心目中顿时高大起来。因为他以前听郭建亮老师讲到过共产党的很多事儿,知道共产党都是些不怕牺牲,敢作敢为,为国家的命运和前途而勇于斗争的人,他从内心里敬佩他们。当父亲张万恒、堂叔张万民、姑夫韩文河他们提出参加共产党时,他想说自己也参加,可话到了嘴边儿又咽了回去。怕说了会受到父亲的阻拦,就没有说出来。第二天,他给学生们上完了课,就直奔韩文水的家里来了。他见了韩文水张嘴就说:“文水叔,俺也要参加共产党!”

  韩文水听了大山的要求很感意外,笑呵呵地说:“你的要求很好,可你还是个孩子呀?参加共产党是要革命的,有掉脑袋的危险。”

  “俺不怕。俺今年都十七啦!俺知道共产党是为了啥?,也知道俺自己该怎么做!”

  “噢!有意思。小小的年纪有可为。那你说说你都知道些啥?”

  大山就把郭建亮老师给他讲得苏联十月革命和广东革命、南昌起义、湖南农民暴动以及共产党是工农群众的党,是专为老百姓打天下的话说了一遍。

  韩文水听了为之一振,认为郭建亮有可能也是党派来的同志,便以有些神密的口气说:“噢?这些事儿都是听郭老师说的?你可不能对任何人讲啊!”

  “嗯,郭老师也交待过!可您是共产党啊!给您说说,俺心里高兴。俺不会对别人说的。”

  “好,那俺问你,咱们现在的中国,是一个既封建又腐朽黑暗的国家,你认为怎样才能救中国?”

  大山思索了一会儿回答:“俺看只有走苏联革命的道路。”

  “你说得对。中国只有走苏联十月革命的道路,劳苦大众才能真正得到解放。可恨国民党政府不允许这样做,许多革命的青年想实行苏联的法子救中国而被逮捕、被残杀。但是,革命是杀不绝的,共产主义早晚有实现的那一天。”韩文水略加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你提出了入党的申请,俺会向党组织汇报的。俺相信,咱们的党是最需要像你这样的进步青年的。记住,咱们今天的谈话,不要对任何人讲,就连自己的亲人也不能讲。你去忙吧!”

  当天晚上,韩文水便来到了学校,敲响了郭建亮宿舍的房门。

  郭建亮打开房门,见是韩文水出现在门口,略显得有些惊讶:“呦!是二哥呀?这么晚了,有事儿吗?”说着就把韩文水让进了门里面。

  韩文水进到屋里,四下里环顾了一下屋内的摆设,看到炕头柜上有一本高尔基写的《母亲》,便走过去拿在手里说:“呦!郭老师还爱看苏联的书呀?可否借给俺看看?”

  郭建亮笑笑:“俺也是业余时间闲得无事儿,随便翻翻。你如果想看,就拿去看吧!”

  韩文水用两只眼睛看着郭建亮说:“这本书俺看过了,写得很好。让人看了很容易产生感慨和共鸣。”他说着把书又放回了原处:“你怎么看?”

  郭建亮被问得一时难以回答:“俺还没有看完,不便发表意见!”他说着拿起茶壶倒了一碗水递给韩文水说:“请喝水!”

  韩文水坐到写字桌前的木椅上,顺手接过了郭建亮递到眼前的茶碗,喝了一口水后放到桌上:“听同学说,郭老师的课讲得水平很高,请问你就读于哪所学校啊?”

  郭建亮心里想,看来韩文水是来打探俺的身份的。前几天听韩文河校长说,他是从南方回来的,便回答:“俺前些年在上海读的书。由于时局动荡,没有毕业就回家乡来了。吃教书这碗饭,给同学们上课就得要上点儿心才是!”

  “是咱这山里人?”

  “是啊!家是平邑柏林的。不过家里没有啥人了。”

  “噢?是嘛!”韩文水把话题一转说:“俺这些年和同学去了南方,先是到了广东,后来又到了湖南,前几天才回来。俺今儿登门是来谢谢你的。你这些年帮着俺哥哥打理这所学校,很辛苦。没有你,学校不会发展到今天啊!”

  “你客气啦!韩校长是个很让俺敬重的人,俺帮着是应该的。哎?俺问你,你到南方没去井冈山吗?”

  “俺就是从那儿来!”

  郭建亮有些激动起来:“你是这个?”他说着,把握紧的拳头举到了肩上。

  韩文水见郭建亮把拳头举到了肩上,便激动地站起来说:“不单俺是,你也是!”

  郭建亮上前一步握住了韩文水的手:“同志!”然后两个人就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郭建亮说:“你回来了就好喽!俺一个人身单力薄,也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只是给一些进步同学宣传一些革命的道理,想要做得工作做的太少了。”

  韩文水就把昨天在韩文河家里所做的工作和白天大山找他的事儿叙述了一遍,然后说:“大山是棵好苗子。咱们要注意培养像他这样的进步青年的革命热情,尽快地组织起队伍,壮大咱们的力量,选好时机举行暴动,为建立苏维埃政权做好人员上的准备。”

  “好啊!你刚回来这才几天,就做了这么多的工作。今后要俺怎么做,你尽管吩咐,俺听你的!”

  “咱们都要听组织的。这样吧,俺这几天里就与唐华同志联系。咱们要尽快地把支部建立起来,把要求入党的同志及时地汲收到党的队伍里。”

  抱犊崮山区的秋天是多彩多色的。柿子、山楂、高粱红了。谷子、大豆黄了。还有那满山遍野开放着橙色的白色的紫色的小花,在微微秋风里摇曳吐芳。天是蓝蓝的。蓟草的茸花在四周飞上飞下,好像被大气的静谧熏醉了似的。四面八方都洋溢着一种柔和的不识不知的嗡嗡声,好像是灿烂的分秒喃喃地在天与地之间举行着宴乐。

  大山、大东到山前村读书,按玉娥的意思是让他们吃住在舅舅方玉春家里,有他们的姥爷照看着放心。可姑姑张燕不同意,怕两个侄子住在那里吃方牛屎的亏,非要大山、大东住在她家里当儿子养,玉娥也就依了张燕的初衷。

  几个春秋过去了,大山、大东学完了学校里所有的课程,也没有回山后村。不是他们不想回爹娘的家,而是姑夫韩文河把他们留了下来。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韩文河和张燕只生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而张万恒却有五个孩子,出来了两个,家里还有三个。把大山、大东留下来,也算是对万恒、玉娥减轻了些负担。加上姑姑疼侄子比疼亲生儿子还疼,时间长了,也就有了深厚的感情,姑姑死活不让他们走。二是学校里教师人手少,七十多个学生仅有两个教师,一个是校长韩文河,再一个就是教师郭建亮,学校里的工作忙不过来。把大山、大东留下来,是在学校里帮着做些杂工,像批改学生作业呀,购买教务用品呀等等。其主要目的是让他们慢慢地熟悉教学业务,成熟后就顶到教学的位置上来,让他们当老师。就这样,大山干了两年杂工后便当了老师,成了一名也是张万恒、玉娥所期盼的教书先生,而大东则担当起了学校里的一些杂七杂八的工作。

  学校里又放秋假了,大山、大东要回山后探望父母和家人。他们走在如诗如画的山间小路上,心情格外舒展,说说笑笑,蹦蹦跳跳,十多里的山路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玉娥和张刘氏见他们回来了,直乐得合不拢嘴,一个抱住了大山,一个抱住了大东,像是抱住了天大的宝贝似的,亲热了半天才松开手。小花、小草也都从屋里出来,拉着哥哥的手问长问短。大山问小花:“咱爹和大汉呢?”

  小花回答:“他们在场院里打谷子呢!”

  大山说:“走,咱们找他们去!”兄妹四人便说着笑着拥出了大门。

  玉娥看着孩子们亲亲热热的走出院子后,心里那个高兴啊!忙跑到张刘氏的跟前说:“娘,咱今儿杀只鸡吧?”

  “杀,俺来杀!你去看看家里还有酒吗?没了就去换。今儿个家里人齐整了,咱们喝几盅!”

  “有酒。孩子他爹前些天刚用地瓜干换了十斤,还没动呢!”

  “那你就先把面和上,咱包饺子,豆腐南瓜馅的。”

  临到晌午,张万恒和孩子们有说有笑的走进了院子。他看见娘和玉娥准备好了一桌子的菜,便有意地对张刘氏说:“娘,这奶奶疼孙子犟不得,也没见您给俺准备过这么多好吃的,您偏疼!”

  张刘氏笑着说:“别逗你娘了,你快去把酒拿出来,今儿咱一家人团圆,乐呵乐呵!”

  一家人围着八仙桌坐了个满席。张刘氏端起酒盅后往地上点了几滴酒,看了看在座的家人说:“今儿大山、大东回来,咱一家人齐整团圆了。来,都端起酒来,今儿奶奶俺高兴,和孩子们喝一盅!”说着就一饮而尽,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彩。她放下酒盅,拿起筷子,先是给大山、大东碗里夹了鸡块,又往大汉、小花、小草碗里夹,边夹边说:“来,都尝尝奶奶炖的鸡香不!”

  玉娥见婆婆这么高兴,忙站起来夹了块鸡肉放到她的碗里,说:“娘,您光顾孩子们了,您也吃!”她放下筷子,又端起酒盅说:“娘,俺今天敬您老人家一盅。这些年,您帮俺拉扯这几个孩子,让您老受累了。”

  “呒,说啥话呐?这盅酒俺该敬你才是。你进了张家门,给俺生了三个孙子,两个孙女,给咱张家门里长了脸。这些年来,你伺候了老的,伺候小的,咱这个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有多少事儿啊?你都调理的顺顺当当。要说受累,孩子呀,是你受累啦!来,咱娘儿俩共同喝一个吧!”

  玉娥给婆婆敬了酒后,孩子们也都一一站起来,给奶奶、爹、娘敬了酒。一家人有说有笑,喜乐融融,整个儿午饭吃得有滋有味儿。

  吃罢午饭,孩子们都到院子里去了。张刘氏说:“大山这孩子不小了,该说媳妇了。万恒,你到你姐夫那儿去,让他看看有合适的吗?给大山说一个。”

  “俺打算这事儿等一年再说。”

  “不能再等啦!俺还要早一年抱重孙子呐!你赶明儿就给俺去!”

  第二天上午,张万恒正要出门到山前村姐夫家里去,姐夫却来了。他的身后跟着韩文水,还有两个陌生的人。韩文水快步走上前,对张万恒一一介绍说:“这位是俺的同学,名叫唐华;这位是大山、大东的老师,名叫郭建亮。”他又对唐华、郭建亮介绍说:“这一位就是张万恒。”

  这时,韩文河拉着张刘氏的手给大家介绍:“这是俺的岳母。”他又指了指站在一旁的玉娥:“这位是万恒的媳妇,名叫玉娥。”

  大家相互认识后,张万恒就把客人一一让进堂屋里落了座。玉娥沏了茶倒上,热情地把茶碗递到每一个人的手里后就出去了。韩文水说:“万恒哥,你把万民、大山也找了来,咱们有事儿商量!”

  不一会儿,张万民和张大山都被找来了。韩文水又一一介绍了一番,然后说:“今天,咱们聚在一起开个会。首先,俺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党组织研究,已经通过了你们的入党申请。从今天起,咱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志都是共产党员啦,是一名光荣的共产主义战士了。”

  大伙儿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脸上都显现出无比的兴奋。这时,韩文水从挎包里取出一面红彤彤的党旗。他和郭建亮一起把党旗挂到屋里的东墙上后说:“全体起立,请举起咱们的右手宣誓,俺说一句,请大家跟着俺说一句。”张万恒、韩文河、张万民、张大山四名新党员和唐华、韩文水、郭建亮三名老党员,在鲜红的党旗下,进行了庄严的宣誓:俺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遵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努力奋斗!

  庄严的入党宣誓仪式后,韩文水又拿出了一本《党的组织及训练》的小册子,交给郭建亮给大家读了后,他接着说:“从今天开始,咱们抱犊崮山区党支部就成立了。下面,俺向大家宣布一下支部成员名单。经上级党组织研究决定,唐华同志担任支部书记,韩文水同志担任组织委员,郭建亮同志担任宣传委员。”等韩文水宣布完,在座的都鼓起掌来。韩文水接着说:“接下来,请张万恒、韩文河同志汇报一下组织大刀会的情况!”

  张万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然后喝了一口水压了压激动的情绪说:“咱们山后村十八岁至四十五岁的青壮年,有一百三十七人。通过做工作,愿意参加大刀会的有九十三人。有大刀的六十六人,有土枪的十三人。还有四十四人持观望态度。”

  张万恒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参加这样严肃的会议,汇报起工作来,显得有些紧张,声音有些发颤。

  接下来,该韩文河汇报了。他不亏为是教书人家的子弟,显得很平静,汇报的内容也简明扼要:“山前村有一百一十二人参加。有大刀的八十一人,有土枪的二十七人。”

  韩文水代表党支部肯定了张万恒、韩文河所做的工作,然后说:“咱们就选定个良辰吉日,把大刀会成立起来。”

  这时,唐华站了起来说:“俺有个不成熟的建议,请大家斟酌一下。咱们是否把大刀会改名叫大刀队,大家看看如何?”

  郭建亮第一个表示赞成,他说:“俺觉得唐华同志的意见很好!沂水大刀会是用封建迷信的一套组织起来的,而咱们的大刀队是在党的领导下建立起来的,有着性质上的根本区别,俺同意改名叫大刀队!”

  张万恒也赞成:“俺也同意唐华同志的意见。俺和万民到青旗会经历过入会‘装身’仪式,的确是对入会的农民兄弟用封建迷信的一套进行诱导。什么装身后就变成铁身子了,刀枪不入了,纯粹是糊弄人的。俺的意见是改名叫抱犊崮大刀队!”

  会议一直开到了午后才结束,玉娥、张刘氏忙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饭菜端到堂屋里。大家推杯换盏,各自表达着此时此刻的心情。一个敢于向黑恶势力挑战的党组织,在抱犊崮山区一个偏僻的山村里成立了。

  等大家吃完了饭后,张刘氏便把韩文河拽到了东屋里,把要给大山说媳妇的事儿说了。 韩文河痛快地说:“娘,您老放心,这事儿就包在俺身上了,保证给您说一个满意的孙媳妇来。”

  抱犊崮大刀队成立这天,山前、山后村的男女老少,还有石头村、石栏村等周边村的青壮年都来参加了大刀队的成立大会。当唐华宣布抱犊崮大刀队成立时,全场爆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会上任命了张万恒为抱犊崮大刀队队长,韩文河为副队长。唐华为政治委员的身份没有在大会上公布,而是在全体党员会议上进行了秘密地宣布。

  秋晨的霞光,在柿子树的红叶上抖动着。从第一片树叶落地开始,抱犊崮山区的秋天就来了。在这里,人们根本看不到欧阳修所描写的那种“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意萧条,山川寂寥”的凄凉景色;更看不到那种“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的悲秋情绪;看到的只是万紫千红的景色和大刀队员们操练的激情。

  这天,张万恒跟韩文河正在队部里商量事儿。张万民匆匆忙忙地进到屋里说:“正好两位队长都在这里,俺刚接到了队员的报告,说是有一股穿军装的匪兵闯进咱这抱犊崮山区里来了,大约有四十来人,像是迷了路。”

  “噢?”张万恒听了为之一振,心里想:这正是锻炼一下队伍的好机会。便立刻说:“赶快集合队伍,先把这股匪兵围起来再说。”

  结果,张万恒带领着一百多名大刀队员,把匪兵们团团包围起来后,没有动一刀一枪,也没有伤着一个人,就结束了战斗。

  原来这是一股奉系败军,逃进山里迷了路,加上又饥又累,根本没有了战斗力。一声缴枪不杀,就乖乖地缴械投降了。

  这一仗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大刀队全体队员的士气,周边村里的青壮年也都纷纷前来参加大刀队,大刀队队员一下壮大到了三百人。

  有了枪,队伍也壮大了,可队员们对缴获的枪不会用。张万恒想了个办法,他对俘虏承诺:愿意回家的,每人发给三块银元当路费;不愿意回家的就留在大刀队里教队员们使枪。结果仅有一个俘虏愿意留下来。这人名叫小柱子,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名叫什么,家是黄河北的,是个孤儿,打小在外流浪,就是回去也没着落。他是前年奉系抓壮丁时当的兵。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孤身一人,走到哪里只要有吃有住就是家。他还说自己的枪法打得准,愿意留下来教大家打枪。就这样,只有小柱子留在了大刀队里。

  有了枪枝弹药,队员也不断地增加,张万恒经与韩文河、唐华商量,决定把大刀队分成三个中队、九个小队。把持有枪枝的队员编为第一中队,由韩文水担任中队长;把持有大刀的队员编为第二中队,由张万民担任中队长;把暂时没有刀枪的队员编为第三中队,由韩文河担任中队长。第一中队第一小队全部是持有汉阳造的队员组成,由张大山担任小队长,小柱子担当教官。

  大刀队新的编制公布后,唐华及时组织召开了党员会议。他要求所有的党员都要在队员中积极发展新党员。同时,还要深入到周边地区开展工作。对一些欺压老百姓的地主恶霸采取行动,收缴他们的枪枝弹药,开仓放粮,救济穷苦百姓,以壮大大刀队的武装力量和声威。

  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大刀队先后收缴了赵家楼、滩头、圈子庄等数村地主武装的枪枝弹药,极大地震慑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

  大刀队的活动,引起了枣庄国民政府特派员李绪村的注意。他怀疑抱犊崮大刀队不像是民众组织起来防匪防盗的民团,大有受共产党操纵的嫌疑。于是,他找来山城保安团团长孙死光商量对策。在城镇组织起了军政联合捕共队,各乡村组织起了以地主武装为主的联庄会,采取设卡盘查,悬赏捉拿,跟踪密缉等办法,妄图对大刀队的活动进行镇压。在这种形势下,张万恒请示党支部后,及时下达了大刀队停止一切除霸行动的命令,队伍进行休整。

  孙死光看到大刀队没有了动静,认为所采取的对策起到了作用,便到李绪村那儿去买好:“俺看大刀队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想来也掀不起什么大浪。这不,保安团一镇压,就风平浪静了。”

  李绪村背着手,在办公桌前来回地踱着步子说:“不要这么说。俺看这种风平浪静只是暂时的现象。他们既然把队伍拉起来了,就要吃喝拉撒尿。要吃喝拉撒尿,就要去抢去夺。去抢也好,去夺也好,这些都无关紧要,怕得是他们受共产党的操纵,对党国不利呀。”他停下脚步,对孙死光又说:“听说大刀队的队长名叫张万恒,还有个韩文河。你去查一查这两个人的底儿,有没有受共产党的唆使。”

  “这两个人,俺倒知道一二。韩文河是山前村的教书先生,人们都称他是仗义疏财、济困扶贫的侠客,在乡里乡外很有威望,俺想他不会是共产党。至于山后村的张万恒就不好说了,俺领教过这人的武功,着实厉害,是穷鬼里面的头儿,俺看组织大刀队起事儿与他有关联,像是乱党。”

  “他就是起事儿,也不一定是乱党。眼下正是党国用人的时候,像这样的人只要不是乱党,就要想办法让其为咱所用。当然,清除乱党是咱们党国的大事,但不要看谁都是乱党。蒋委员长已经进行了四次围剿共产党的中央机关,那是在南方。咱们这儿是北方,就是有一个俩的乱党,也不会跑到山里边去搞什么杀富济贫吧?”

  “嗯,说得也是。但愿能像特派员说得那样,让其为咱所用。”

  “这样吧!你亲自去趟山里,摸摸大刀队的情况。可能的话,规劝他们为党国效力,到城里来干保安团嘛!记住,要注意方式方法。”

 【延伸阅读】 

  《张三丰传奇》新书首发与影视拍摄签约仪式举行

  人教社:鲁迅文章被删并非因其不符合主旋律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逝世 曾著《变革中国》

  黄永玉自传体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首发

  于谦专访:出新书就是为了讲玩儿

 

悦读频道微信二维码

  新媒体,新阅读,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齐鲁网悦读频道官方微信或添加微信号:qlread。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责任编辑:杨凡、李志]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抱犊崮 的报道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热门新闻

新闻排行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