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原创小说 > 原创文学

《抱犊崮》(4)

[提要]故事发生在民国三年至抗战胜利的鲁南抱犊崮山区。张万恒和方玉娥婚后生育有三个儿子,两个闺女。长大成人后,均受父亲张万恒的影响,先后参加了革命。



  孙死光听了李绪村的话心里想:张万恒啊张万恒,俺当年去请你出山,你不但不给俺面子,还让俺没下来台,全当怨俺当时不该说成是个卖艺的。这次,俺要以党国的名义前去请你,看你怎么说。否则,就拿你按乱党说事儿。

  第二天,孙死光便骑着马带上一个连的保安团进山了。一路上还算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异常。当他们来到山后村的场院时,只见场院上有一支队伍。他们个个头戴红布巾,腰缠青布带,正在手持着大刀,按照口令,一招一式地认真训练。大刀在他们的手里舞动生风,在阳光的照射下光闪耀眼,好不威风。原来是张万恒和张万民正带领着二中队在训练。孙死光见状,老远地就下了马,他只身来到张万恒的面前,双手抱拳说:“张老兄,咱们又见面了。没想到才这几年,你的手下就有了这么多个徒弟,都是大刀队的吧?”

  张万恒见是孙死光,便收起大刀往肩上一扛,说:“吆,是孙大财主呀?你怎么带这么多人到山里来啦?是闲得无事儿,打打猎,开开心吧?”

  “俺哪是什么财主呀?现如今是为党国效力啦!以保一方平安”。

  “噢?你看俺这记性。你现在是为党国看家护院的孙大团长了,失敬、失敬!”

  孙死光见张万恒是在话里有话的骂他,心里有些不悦,但表面上却装作不在意地说:“这几年,你这大刀队可是名声在外啊!”

  “啥大刀队不大刀队的,都是这山里的穷苦人。农闲时练练刀术,为得是强身健体和防匪防盗。”

  “俺看不光是为了防匪防盗吧?前一阵子,大刀队出山杀了不少财主,抢了不少枪枝弹药和钱财,这为得是哪一桩呀?”

  张万恒听孙死光说这话,不慌不乱,十分镇静地说:“孙大团长说这话,倒把俺弄糊涂了。俺们这些人从没出过山,更没杀过财主,抢过什么钱财,你说的这事儿与俺们不沾边儿,还是到别处打听打听去吧!再说啦,他们除恶霸济贫穷也是政府允许的,这又有啥大不了的呢?”

  “好啦!咱们不要绕圈子了。你们大刀队的行踪,政府都掌握着呢!俺这次是受政府的委派,前来规劝你们到城里参加保安团、为党国效力的。以免你们受到共产党的唆使,闹出不利于党国的事情来。请你把政府的意思转达给韩文河,识时务者为俊杰。俺在城里等你们的消息,咱们后会有期!”孙死光说完,就由团丁帮着把他扶上马,带着队伍走了。

  孙死光走后,张万恒立即赶到了山前学校,这里是大刀队队部的所在地。他见了韩文河后,就把孙死光进山的情况说了一遍。韩文河听了后说:“他们这是进山摸情况来了,咱们必须有所反应。这样吧,唐华、文水同志向上级汇报去了,计划今晚赶回来。等他们回来后,咱们再作研究。”

  傍晚时分,唐华和韩文水回来了。他们听了张万恒的汇报后,连夜召开了支部成员和大刀队中队长以上党员干部会议。唐华在会上说:“从这次孙死光进山的情况看,敌人还不掌握大刀队是咱们党组建的一支队伍,这对咱们下一步的工作很有利。但是,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咱们的队伍通过这一阶段的休整,大家的思想觉悟和训练水平都有了提高,咱们举行暴动的条件已经成熟。这次,俺和文水同志向上级汇报了咱们这里的情况和举行山城暴动的计划。上级要求咱们在取得武装的条件下,最大可能地以举行暴动的形式推翻反动统治,建立起人民的苏维埃政权。从山城的情况看,孙死光的保安团四百人,附近的地主武装联庄会三百人,都是些污合之众,咱们要一举消灭他们,夺取暴动的胜利,建立起山城人民的苏维埃政权。”

  唐华的话讲完,韩文水接着说:“咱们距麦收后暴动的计划还有一段时间。在这一阶段要注意保密,不能走漏了风声。大家回去后,要在思想上高度重视,要在队伍的训练上下大功夫,一举夺取暴动的胜利。”

  散了会,韩文河把张万恒留了下来。他等教室里走没了人便说:“娘让俺给大山说的媳妇已经说好了,是石栏村鲁郎中家的二丫头,名叫鲁娟。这丫头不单人长得俊俏,还聪明伶俐能干,也识文断字,跟她爹学了些医术,和大山满般配的。不过这闺女没有裹足,是一双大脚。俺上月底去做的媒,女方说四月初八到家里来看看。现在算起来还有五天的时间,你回去后告诉娘和玉娥好好地准备准备。”

  张万恒听了打心里高兴,笑呵呵地说:“没有裹脚好啊!利落。俺赶明儿一早就跟娘说!”他又问韩文河:“哎?这事儿跟大山说了吗?”

  “没有。不过大山认识这丫头,她的弟弟在学校里读书,天天到学校里来给她弟弟送饭。俺看大山和这丫头相互有好感,所以娘一说给大山说媳妇,俺就想起了这丫头。”

  “好啊!说明这俩孩子还挺有缘分的。如果女方相家了合适,咱马上就下柬子,麦收前就把他们的喜事儿办了!”

  “行!哎?万恒,俺还有件事儿想跟你说说。这……还真不太好说。”

  “你看你,咱兄弟俩还有啥事儿不好说的。说!”

  “就是刚才会上说的有关暴动的事儿。俺总觉得唐华同志的讲话具有一定的鼓动性,也具有一定的盲目性。他过高地估价了咱们自己,过低地估价了敌人,这在历代斗争史上,特别是在目前的革命斗争时期,是最为致命的。”

  张万恒沉思了一会儿说:“是啊!俺也觉得这事儿不能莽撞。咱们绝对不能小瞧了敌人。虽说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但他们人多枪多,也不全都是吃干饭的。就拿孙死光来说吧,这个人看上去猪头猪脑的,其实这人很有心机,满脑子歪主意,净想着法子治人。”

  “所以俺要提醒你,不管暴动成功有多大把握,都要多加小心。俺看暴动就别让大汉参加了,叫他在家里陪着玉娥和娘。”

  “俺看留不下他。姐夫,你是不知道,这孩子的脾气比俺还拧,现在武功也与俺不分上下。这种打打杀杀的事儿如果不让他参加,比杀了他还难。你放心吧,到时候让他跟着俺,出不了差错。”

  “嗯,这样也好。”

  第二天早晨起来,张万恒有些讨好地对玉娥说:“俺昨晚上回来都大半夜了,有个好事儿没对你说。怕说了,你又该睡不着觉了。”

  “呦呦呦,你坐碗上,还坐盆上呢?你还能有啥好事儿放着过夜啊?净瞎逗人!”

  “好,好!你不信俺,俺还不说啦!”张万恒一脸认真的样儿。

  “看你,还真就卖起关子来啦!这不,娘也在这里,有啥好事儿,你就说说呗!”

  “嘿嘿嘿,姐夫说,把大山的媳妇说下了。这个月初八,亲家来相家,让你和娘做好准备哩!”

  张刘氏听了高兴地说:“哟!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俺就说嘛!你姐夫准行!”

  玉娥问张万恒:“哎?姐夫没说亲家是哪村的?那丫头长得啥模样儿?”

  “是石栏村的。至于丫头长得模样儿嘛……俺想比你要俊俏。”张万恒说完,不怀好意地看了玉娥一眼,然后又嘿嘿嘿地笑起来。

  “你个老没正形的,问你也是白问。”玉娥说完,也咯咯咯地笑了。

  “亲家来,你和娘就看着准备吧!”

  “好准备,一切都是现成的。”

  张刘氏说:“这回咱要把大山的婚事儿样样都要准备好,别和你俩结婚时那么寒酸。”

  “那不是因为爹刚没了一年,一切都简化了嘛!”张万恒说着看了看玉娥。

  “是啊!娘。那就不错啦!”玉娥应对着说。

  “那是那,这是这。别说咱家里不愁吃穿,就是穷点儿,也得把喜事儿办得有模有样的,大山可是俺的长孙。”张刘氏认真地说:“去找木匠来,给大山屋里打张木床,眼下时兴。桌椅箱子柜样样置办齐全,可不能难为了俺的大孙子!”

  田野的麦子,在不知不觉间由青色而变成了枯黄,整个原野顿然换了一副面目。风儿带着暖暖的气浪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这是告诉人们“春已归去”,而是农历四月的季节,再过些时日,就要开镰收麦子了。

  韩文河陪着女方的家人来相家后,亲自书写了订婚柬子,也叫男方求婚的红套贴。柬子内书写上大山的生辰八字,内中红帖三折的首页写了“幸借冰言,敬求金诺”的求亲词,外套上写了“龙凤呈祥”的祝词装套好,等玉娥和张刘氏把彩礼及信物准备好后,就陪着张万恒到石栏村下了柬子。双方商定,把大山和鲁娟的婚期订在了农历的四月二十六。

  下了柬子,订了婚期,接下来就是布置新房、送喜礼、叫客、请执喜、请厨师、请乐班、租花轿、套新被、铺喜床、贴喜对联,把婚庆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迎亲这天,大山头戴礼帽,身穿大褂,脚穿缎靴,披红戴花地骑在高头大马上。迎亲的队伍欢欢喜喜,前有旗锣伞扇开道,后有迎宾人员相随,一路上吹吹打打,威风八面。

  张大山走在迎新娘的路上,他并不知道要迎娶的新娘是鲁娟,心里想:俺要迎娶的新媳妇长得啥模样儿?是小脚还是大脚?比不比鲁娟俊俏?要是新媳妇是鲁娟该有多好啊!唉!儿娶妻,爹娘定;好与瞎,天注定,娶个啥模样儿就啥模样吧!

  当迎亲的队伍来到了石栏村外,乐队吹打的更欢实起来。按照风俗,迎娶新娘时,新郎一般不直接到女方家里去,只有轿夫和放路炮的前去。等新娘上了花轿,抬轿的人高呼“起轿”,然后花轿启程,送嫁妆的随后,与村口等候的新郎会合后,便原路返回。

  在鲁南地区,民间把嫁女看做是“小喜”。在确定婚姻关系或喜期后,娘家就开始筹备嫁妆,俗称“陪送”。嫁妆一般分为“小三件”、“大三件”、或“小五件”、“大五件”,还有一个盒底。“小三件”为一个箱子或柜,一对马杌子,一个脸盆架。“大三件”是不算脸盆架加一个两抽屉桌。“小五件”是在前三件的基础上增加五斗橱。“大五件”是大站橱、柜、一对箱子、一个抽屉桌、一对椅子。陪送嫁妆的档次,要根据贫富程度而定。盒底是用来盛放金银首饰、茶具、灯具、梳妆用具等物品的木盒;盒高六十公分,直径八十公分,分上下两层,表面绘彩,十分精致。嫁期临近,至亲闻讯买些衣物或几封果子作为贺礼送来,以填充嫁娘的箱柜,俗称“填箱。”临出嫁的头一天下午,把所需要的东西装入柜内,叫“拾柜”。凡带抽屉的都要放几块糖、花生或几根挂面,不能空着。出嫁的当天,嫁娘起来头一件事儿是盘头,也叫“上头,”由姐姐、嫂子帮忙,把辫子取开盘鬓于脑后,用银卡针卡住,套上网套,就不再是留长发、扎小辫子的姑娘了,而是结过婚的妇女了。出嫁时,嫁娘要穿男方送来的红袄、红棉裤、绿绣花鞋、红扎腿丝带等。即便是盛夏,也要穿棉衣,不能穿单衣,叫作“穿富贵”。穿厚棉衣,寓意今后的日子过得厚实。嫁女上轿前开始哭,而且哭得越伤心越好,掉的泪珠子越多,给娘家留得“金豆子”越多,叫“哭嫁”。实际上大多嫁娘哭的主要原因,一是留恋亲人,二是对新生活的担忧,这才伤心落泪而已。

  鲁娟这天老早的起来,盘好了头,穿好了嫁衣,就等着新郎来迎娶了。当她听到乐队在村口吹打起来,她的心也就随着扑扑扑地跳起来。直到上了花轿,她也没流一滴眼泪。因为她在韩文河陪着张万恒来家里下柬子的当天,就知道了她要嫁的新郎是张大山,心里正偷着乐呐!

  张大山待把新娘接来,便在大门前落了轿,小花、小草走上前去把花轿门帘揭开,将手里的一对用红纸包好的铜钱,和轿里新娘手里的一对铜钱交换了,叫换制钱,也就是从此新娘视婆家为家的意思。然后,再有两位本家的大嫂迎上前,对两位送新娘的伴娘作揖说:请招呼新人下轿吧!于是,那两位伴娘来到轿前,搀扶着新娘走出了轿门,然后让新娘坐到了一把早已经准备好的椅子上,再由两位青壮年将椅子架到院中的香台前,让新娘和新郎一起站到了红席上。

  就见香台上方的墙壁用红布罩着,红布上贴有“结婚典礼”四个字,中间是手剪的红双喜,两边贴有一对对联,上联是:握手同行平等礼;下联是:并肩合唱幸福曲。香台上点燃着一对大红烛,中间用盛满红高粮的升作为香炉,意为一生美满。

  结婚典礼开始了,主持婚礼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壮年。当鸣炮奏乐后,那司仪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大山和新娘便在前来看新媳妇的众人注视下,毕恭毕敬,庄重行礼,最后由众人簇拥着进入了洞房。入洞房后,就见喜床两头的床腿上各拴了一只公鸡和母鸡,鸡脖上戴着红纸钱,称之为床公床母。大山和新娘拜了床公床母后,便把新娘搀扶上床,端坐在帐中。这时,一个本家大嫂端来一个托盘,托盘里有麦麸、枣、栗子、花生等物品,开始撒帐。撒帐按一定的方位,即东、南、西、北,上下、左右依次而撒。她边撒边唱着撒帐歌“一把麸子两把枣,先有妮子后有小,这个屋里盛不下,往爷爷奶奶屋里跑。”撒完帐后是挑红子,等大山把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巾用秤杆挑下来后,不禁愣住了,尔后是惊喜,只觉得脸颊一阵阵发热,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没说出来,便飘飘然地走出了洞房。

  初夏的晚上又和暖,又幽静,山风带着花儿草儿的清香,吹得人儿心醉。天空又柔软,又安详,闪着星光,好像一幅绣着白点儿的黑缎子罩在农家小院的上头。酒席散了,闹洞房的人们也闹够了,客走人散。大山把新房的里里外外巡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了听房的人后就闩上了门。他拿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两盅酒,端起来递给鲁娟一盅,两个人便喝了交杯酒。然后大山高兴地说:“俺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你,太让俺意外了!”

  鲁娟有些羞涩地说:“怎么,你不高兴是俺呀?”

  “高兴,娶了最让俺称心的媳妇,俺高兴死啦!不信,你摸摸,俺这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大山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说。

  鲁娟还真得听信大山的,便用手去抚摸大山的胸部,却被大山捉住往前一拽,两个人就拥抱在了一起。鲁娟微微喘着粗气儿说:“甭这样,还亮着灯呐,小心窗外有人。”她边说边向外推拥着大山的身子。

  张大山一边喘着粗气儿一边紧搂着鲁娟说:“俺不管,这样好着哩!就这样好!”他使劲儿地搂抱着鲁娟,同时挪动着脚下的步子。等挪到灯前,他猛吹一口气儿,就把柜上的灯吹灭了,屋内顿时黑了下来。他已经不满足只搂抱她的身子,他用他那酥麻的嘴唇亲吻她的脸颊、耳朵、脖颈,最后亲吻到她的嘴唇,又随之把舌头伸入她的口腔,鲁娟便贪婪地颤抖着吸吮起来,同时发出“哼哼哼”贪婪的心声。待两个人拥抱着亲吻着挪到床跟时,她抱着大山顺势躺倒在床上,他侧起身子边吸咂着她的舌头边用手去解她的衣扣,她也顺势将他的衣裤脱掉,这个欢快的夜晚就全属于他们了。

  【延伸阅读】 

  《张三丰传奇》新书首发与影视拍摄签约仪式举行

  人教社:鲁迅文章被删并非因其不符合主旋律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逝世 曾著《变革中国》

  黄永玉自传体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首发

  于谦专访:出新书就是为了讲玩儿

 

悦读频道微信二维码

  新媒体,新阅读,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齐鲁网悦读频道官方微信或添加微信号:qlread。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责任编辑:杨凡、李志]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抱犊崮 的报道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热门新闻

新闻排行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