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年是时间转换的标志,“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可以说“过年”是国人对时间的最大“崇拜”,而由此形成的“过年”习俗,悠悠传承几千年而不断延续,也成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浓缩。那种“过年”的心结,印记在每一位中国人和每一寸土地之上,永远无法抹去。随着时代的变革,有的地方年俗淡了,有的地方又有了新年俗,而唯一不变的是对“年”的痴迷向往。
http://pinglun.iqilu.com/weipinglun/baiwei/2017/0127/3362755.shtml
作者:磊磊
从现代意义上来说,祭祀是慎终追远,更表现源远流长,有望于后裔的繁昌。不仅体现了对先人的怀念之情,也让后辈明白不忘本。不可回避的现实是,如今年轻一代出生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些人渐渐背弃了家族和孝道。在追求物质上的富足时,却忘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然而,人的很多幸福感都是从家族传统理念中获取的。家的精神可以伴随着我们一生…[详细]
年俗的原典世界
作者:刘凤敏
在过去那严重缺乏文化生活的年代里,人们守岁没有电视可看,甚至连收音机都没有,但人们聚在一起过得却很快乐。如今,守岁的内容早已不再是点“洋油灯”、东家长西家短、讲“瞎话儿”了,而是边喝茶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逐渐地看春晚渐渐地成了一种新年俗,虽然很多人并不是像从前那样自始至终把整台晚会看完,但也会看上几个自己感兴趣的节目…[详细]
年俗的原典世界
作者:涅槃向北
备年货的第一天,一般是做炸的东西。当然,也有人家先做蒸的,煮的。我家一般是从炸货开始,因为炸的东西放得住,不容易坏。在没有冰箱的年代,做什么都有讲究的。第一天,把泡好的藕,洗干净,小藕头会被奶奶用线穿起来晒好,说是药材。第二天做一大盆子馅,必须承认,我最早的记忆里的馅料是素的——豆腐馅的你吃过吗?[详细]
年俗的原典世界
作者:刘凤敏
年画,是我国的一种古老民间艺术,和春联一样,起源于“门神”。旧时,人们盛行在室内贴年画,户上贴春联,门上贴门神,以祝愿新年吉庆,驱凶迎祥。据《山海经》载称:唐太宗李世民生病时,梦里常听到鬼哭之声,以至夜不成眠。这时,大将秦叔宝、尉迟恭二人自告奋勇,全身披挂地站立宫门两侧,结果宫中果然平安无事,李世民认为两位大将太辛苦了…[详细]
炸肉丸子
作者:七江寒
一切准备妥当,父亲会召唤我们一声,架油锅、铺盖垫,顿时热闹起来。这肉丸子的大小拿捏可是一项技术活,梁实秋先生在《炸丸子》里曾说:“炸丸子上面加一个‘小’字,不是没有缘由的。丸子大了,炸起来就不容易炸透。如果炸透,外面一层又怕炸过火。所以要小。”不过在我看来,肉丸子也不能太小,太小炸的太干,等款待宾客,把肉丸子再过一遍油…[详细]
年俗的原典世界
作者:刘天放
尽管每过一次年我就老了一岁,但我心里还是盼望着过年,就因为能回到文化的故乡。虽然有些文化习俗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但表面上看变了,其实内核并没有变。过年没了新鲜感,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而另一方面,也源于我们头脑中一些传统观念潜移默化的转变。这种转变,并不见得不好,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用新方式过年的时候…[详细]
年俗的原典世界
作者:胡春雨
《孟子》说:“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又说:“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民畏之,善教民爱之。”回味年俗,岂不信然?年的礼俗,将种种重要的价值包藏其间,欢天喜地而又不露声色,不知不识而又寄意深远,乃一场家国天下的盛宴。在岁月无尽的轮回中,寄托着一个民族永恒的观念。[详细]
年俗
作者:刘天放
那什么是“年味儿”呢?恐怕见仁见智。我本人的记忆中年味儿就是杀猪,因为当时每到快过年的时候,家里的那头养了一年的猪就要成为口中美味了。还有,年味儿就是放鞭炮、贴春联、扭秧歌、送灶王爷、赶庙会、拿压岁钱、办年货……其实,年味儿就是人味儿,就是在春节这个时间节点上大家都把手里的活儿放一放,与全家人聚在一起愉快地儿玩几天,放飞心情……[详细]
http://pinglun.iqilu.com/weipinglun/baiwei/2017/0120/3353150.shtml
作者:魏新
现如今,过年在家做蒸碗的比过去少了很多,通常人家里简单做几样,算是有个代表,就算可以了。但是味道似乎差了点。后来有一天,我恍然大悟,并不是我们习惯了山珍海味,就觉得蒸碗单调贫乏,蒸碗最不可复制的,就是要用大蒸笼,一层一层,把不同品种的蒸碗放在一起蒸,让各种食材、香料的香气在笼子里互相浸透,牛肉有羊肉的香味,羊肉也带着鸡肉的香味……[详细]
辞灶 年俗的原典世界
作者:余锦雄
鲁迅先生写过一篇《送灶日漫笔》:“听见远远近近的爆竹声,就知道灶君先生们都在陆续上天,向玉皇大帝讲他的东家的坏话去了。”所以民间为了防止灶君说坏话,就想出了种种对付他的法子,最盛行的做法是拿糖把他的嘴粘上,“让他满嘴是糖,在玉皇大帝面前含含胡胡地说了一通,又下来了,”于是,灶君数千年年能做的事只有一件:“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详细]
赶年集
作者:乔木
那时物资匮乏,农村商贸市场极不发达,方圆数十里内只有设在镇政府驻地的一个集市,逢二四七九赶集,而到了年二十以后,天天都赶集。年集是一年中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物资最为丰富的时候,集市上商品琳琅满目、花花绿绿,因此年集又叫花花街。不管日子过得好赖,一年到头了,大人孩子总得扯几块布料做身新衣服,祭神祭祖、改善伙食…[详细]
炒米
作者:王艳
把炒米放在小碗,趁热拌上糖,用小勺一小口一小口地送进嘴里,沙沙的脆脆的,香味早已窜出老远,没人能抵住这香味的诱惑。小时,早早拿着小碗等在锅边,红红的灶火,黑黑的铁锅,白白的米,升腾的热气,雀跃地跳着,眼巴巴地盼着,那一缕甜丝丝的香,就这样拴住了我们停不住的脚步。第一锅出来的炒米往往掌握不好火候,有点焦黑,要第二轮妈妈才给我们吃。[详细]
杀年猪 齐鲁时评2017春节策划
作者:乔木
第二天一早,父亲将计划卖掉的猪肉推到街面上或者集市上去卖,因为肉质好,好多时候不需多长时间就卖光了。回到家,父亲把钱捋平点好交给母亲放到柜底或者炕席下面等认为隐蔽安全的地方,然后俩人合计合计这一年猪吃了多少粮食,出了多少肉,卖了多少钱,最后一核算,其实并没赚到多少,这还没算人工钱呢。不过是攒了个整装钱罢了。[详细]
齐鲁时评策划出品
投稿邮箱:qilushiping@iqilu.com
联系电话:0531-81695035
微信号:zhao2013jinan
QQ群:117624910
闪电新闻 看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