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大众日报》4月15日刊发的一条消息。这也意味着,继淄博周村“蜗牛奖”之后,又一家“蜗牛奖”设立。4月11日,周村区召开“蜗牛奖”认定会议,7名“蜗牛奖”认定小组成员、5名人大代表、5名政协委员、2名群众代表参与评出了首批“蜗牛奖”,并对3家存在问题的单位以通报的形式进行公示。据了解,以这种形式倒逼机关干部转变工作作风、提高行政效能,在省内尚属首次。
他山之石:

这些地方也在开展“蜗牛奖”

该奖不是一年一评,而是按照任务项目化、项目目标化、目标节点化、节点责任化的原则,抓住每个节点、每个事件,落实到绩效考核跟踪的各个环节,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哪个环节领奖。

设立“蜗牛奖”倒逼“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的“三不”干部,提振工作作风,以“负向激励”机制解决干部作风慵懒、散漫、推脱问题。

热议:

“蜗牛奖”,一种新形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