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弘:我和歆艺”交叉感染“
看过袁弘塑造的多个角色,多半都是深情专注的男神范儿。没想到,生活中的袁弘竟没有那么“装”,说话间经常进入情景中自嗨一番,笑声不断。我们问他是不是被二姐(张歆艺)传染了?他说,我们是互相传染,交叉感染!
Part 1 刘导总让你感觉有一个台阶可以往上走
闪电娱乐记者:这部戏是你跟刘江导演第一次合作吗?

袁弘:对,对。第一次合作。

闪电娱乐记者:有什么感觉?

袁弘:其实刚刚开始拍,我就觉得刘导是一个很懂戏的导演。难怪大家说刘导是表演系毕业的,他真的是表演系毕业的。演员出身,他会很懂戏。他知道真正的戏的内核是什么。比如说他在导演的过程中,他要么不说话,但是当他提出要求,那个点就会让你觉得很准。他的眼光会在另一个层次。做为导演他对整部戏是一个俯视的视角。他站在一个很高的高度。他给你提出的一些要求,会让你有恍然大悟的感觉。说实话,咱们的影视剧行业的很多导演,有的是学美术出身,有的是学摄影出身、灯光出身,武术出身的也有,当然演员出身也有,大家各有各的长处。刘导让你觉得是一个很全才的导演。他学表演出身,但是他对文本控制,对美术的把控,对讲故事的技巧,导演的技法来讲很全面。对于我们最在乎的戏的把握他是一个很全才的导演。

闪电娱乐记者:他对演员上演技上会不会有很严格的要求?

袁弘:他不是严格的要求。他会给你不一样的角度,他站的角度很高,他会给你意见,这些意见可以让你觉得我有一个台阶可以往上走。

Part 2 get到明道的"点" 他就会完全open
闪电娱乐记者:在《我们相爱吧》中,你和明道被评为“光谷CP”,你知道这个称号吗?

袁弘:我知道。

闪电娱乐记者:你对这个称号是怎么看的?我们刚刚问过你的搭档明道。

袁弘:他是怎么说的,我的好基友是怎么说的?其实我们俩在拍的时候也讨论过,就是男生之间的这种“闺蜜”和女生的“闺蜜”感觉不一样。女生是大事小事、破事烂事、成芝麻烂谷子的事两个人都要倾囊而诉。两个人不管打电话也好聊天也好,一聊两三个小时起,就是不停。男生不是这样,男生的好哥们有时候就是打电话,不开心,你陪我出来。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也不聊什么具体的。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各说各的。说完之后碰个杯,喝完酒感觉非常好。男生的“闺蜜”是这种感觉。没有那么多细碎的话讲,但是大家很了解彼此。其实我演的时光在戏里也是比较没朋友的人。性格就是这样,性格其实也是挺孤僻的。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他有些角度是很自私的。索性有这么一个好基友还懂我。双方互相陪伴,互相损一下。特别珍惜。除了他就没有了,没朋友了。

闪电娱乐记者:私下你们两个接触怎么样?

袁弘:私下也很好。明道是一个特别可爱的人。他有时候会很沉默。但是只要你聊天聊到他的“点”上,他就变身了。他会滔滔不绝,停不下来那种。大部分时间他很静,但是你不要触到他的“点”上。

闪电娱乐记者:他的“点”是什么?

袁弘:他的“点”好多啊。比如说,全是男生的爱好,你跟他聊音响器材,绝对跟你讲四个小时,你拦都拦不住。聊酒,酒他也可以停不下来。聊摩托车。重要的是,如果这一切过程是在晚餐喝了一点酒的情况下,他就可以完全打开。他其实跟我们聊的挺多的,就是讲他小时候的生活,讲他小时候在台湾的生活经历。包括跟我们讲他的家人、亲人,我们聊的很多。

Part 3 跟胡歌的感情从大学开始到婚姻破裂••••
闪电娱乐记者:你的男闺蜜是胡歌吗?

袁弘:对对对。闪电娱乐记者:谈谈你们闺蜜的感情吧。袁弘:从大学开始到我婚姻破裂。

闪电娱乐记者:联系多吗?

袁弘:联系多啊。挺多的,一直挺多的。

闪电娱乐记者:私下聚会多吗?会带二姐去吗?

袁弘:我们没碰上过。很少。比如说现在我在上海拍戏,胡歌也在上海,那大家就可以碰上了。其实男生之间真的不会像女生,没事就腻腻歪歪,两人什么都讲。男生就是隔三差五的撩一下对方。偶尔出来小酌一下。

闪电娱乐记者:你现在终身大事已经解决了,有没有催一催老胡,赶紧结婚?

袁弘:这个事催也没用,谁催都没用。我们当然也替他着急。这个东西让他自己顺其自然。他自己也明白,等到自己缘分到了那一天就水到渠成了。

Part 4 张歆艺特别爱笑场 和神经病一样
闪电娱乐记者:你是怎么转换工友和妻子之间的关系的?

袁弘:其实不用转换。状态不一样只能演戏的时候去处理吧。演戏的时候要提醒自己,现在她的身份不是我老婆,我昨天晚上没跟她在一起。

闪电娱乐记者:偶尔也会穿越一下吗?

袁弘:那就是没演好呗!偶尔穿越了就是没演明白。不对不对,刚才那场戏演错了,两个人感觉不对,太亲密了。不对不对,不能演出昨天晚上在一起的感觉。

闪电娱乐记者:会笑场吧?

袁弘:当然也会有。她特别爱笑场,像神经病一样,笑的停不下来。

闪电娱乐记者:不知道笑点在哪?

袁弘:对。她有时候很奇怪。我们之前拍一部戏,她跟江珊姐两个人笑到已经无法控制。已经笑出了天际。导演没办法喊停,后来全场休息。导演说该吃吃该喝喝,等他们俩笑完了再拍。这部戏她跟秦岚两个人也是,一见面,一对上眼就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

闪电娱乐记者:在这部戏《我们相爱吧》里你的搭档是张静初,那你当着二姐(张歆艺)的面,拍你们相爱相杀缠绵亲密的镜头的时候,有没有担心老婆眼神不对,晚上回家会被批?

袁弘:不会。其实她跟毛大毛亲密的比我跟笑笑亲密的多。如果两个人都拿这个吃醋的话,我们家真的省了醋钱了,永远是飘着一股酸味儿。大家都是专业演员,这个不会介意的。

Part 5 我们的新婚之夜在醉酒中度过
闪电娱乐记者:刚才说到闺蜜,你会不会参加二姐(张歆艺)的闺蜜趴?感受如何?

袁弘:她哪有什么闺蜜趴,她天天在拍戏。她的闺蜜都已经成了我的闺蜜了。

闪电娱乐记者:经常约出来喝喝?

袁弘:不太喝酒,我也不太喝酒。她是完全不能喝酒。我们结婚的时候,在婚礼上,婚宴上面,整个婚宴四个小时,她参加了四十分钟她就喝倒了,就被扶走了。总共喝了这么多,还吹牛说我喝了这么多酒。我回头一看,新娘没了。人呢?说新娘扶上去睡觉了。

闪电娱乐记者:张歆艺酒量怎么样?

袁弘:就是人生第一次喝了这么多,就倒了。红酒不是白酒。小杯的。

闪电娱乐记者:想不到。感觉二姐(张歆艺)应该是很能喝的。

袁弘:她长着一副很能喝的脸。其实完全不行。我们那天婚宴,等我把所有嘉宾一个一个送走,整个宴会结束我回去以后,她都已经一觉睡醒了。发生什么了?

闪电娱乐记者:新婚之夜在醉酒中度过?

袁弘:对。酒都差不多快醒了。

Part 6 “造人计划”顺其自然
袁弘:我们有事都是商量着来,一般都是小事她做主,大事我做主,但是没有大事。从来就没有过大事。

闪电娱乐记者:你们家谁管帐啊?

袁弘:各管各的账。

闪电娱乐记者:现在大家都放开二胎了,你跟张歆艺••••••?

袁弘:一胎都没有呢。

闪电娱乐记者:有没有造人计划?

袁弘:顺其自然吧。现在面都见不着呢。真的面都见不着。

闪电娱乐记者:有没有计划要一个属于你跟张歆艺的小宝宝?

袁弘:当然不能是属于别人的。

闪电娱乐记者:你们俩经常在微博互动,但是网友很受不了,太虐人了。

袁弘:受不了那就是我们该克制一下?网友也体谅一下我们,我们平时见不着面,也就靠微博联系联系对方。
Part 7 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缺乏新鲜感
袁弘:我们俩好奇怪,从认识到结婚连续三部戏都在一起,天天都在一起,结完婚之后就天天都不在一起。劳燕分飞。两个人都不在一个地方拍戏,只有互相探一下班。

闪电娱乐记者:两口子还有合作的机会吗?

袁弘:看呗。老在一块儿合作吧,观众看着也腻,怎么老是你们俩。他们就没有新鲜感。两个演员天天在一块儿也会没新鲜感,换着来吧。以后如果有合适的,两个人都特别合适,我们也不排斥。

闪电娱乐记者:开始我们觉得你跟张歆艺应该在这部戏里面延续生活中的CP,这次没有想到会两个分开,角色上没有争取一下吗?本来就聚少离多。

袁弘:首先是要尊重剧本。剧本的设计潘芝芝就是跟毛大毛是一对的。时光就是跟林笑笑是一对的。第二我们要尊重导演的选择。导演想找袁弘来演时光,歆艺我想找你来演芝芝,他有他的安排。我们觉得也不要硬来,毕竟不合适。让我演毛大毛也不合适。让她演林笑笑可能也不合适。
Part 8 我和张歆艺是互相感染 交叉传染
闪电娱乐记者:你对自己角色的选择有没有什么要求?

袁弘:我没有什么定位上的要求,觉得这个戏找到我还不错,其实更多的是看角色。但不会看角色的类型。看这个角色对我有没有挑战,我以前没演过这个类型。时光其实他不是总裁,叫时总其实是因为他是总设计师。时光这个类型就是较真较到一定地步,特别霸权,特别装到一定境界的人,这种人我也没演过。我挺想挑战一下的。

闪电娱乐记者:还有没有特别想挑战的?

袁弘:其实要有自黑一点的挺好的。其实时光对我来说也是要给打破。我本人跟他也不像。我也没演过那样的。

闪电娱乐记者:你本人不太装?

袁弘:我本人也装,但是装的比他低调一点。他装的太明显。不能让看出来。

闪电娱乐记者:你生活中的性格就是这样吗?还是让二姐(张歆艺)带的你?

袁弘:互相传染吧,交叉感染。

闪电娱乐记者:她从你这吸取到什么?

袁弘:那你得问她啊,她吸取到正能量,天地之精华。哈哈哈•••••••(自己笑的很嗨)
联系采访
邮箱:shandianyule@163.com
电话:0531-85036194
主创团队
木子
Rio
嘉妮
M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