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 从书生到硬汉 我骨子里有“野性”
从《红高粱》到《芈月传》,偏偏君子的形象为黄轩赢得了“初国民恋”的美誉,此次影片《非凡任务》他一改往日的温柔谦和,变身铁血硬汉,转型之大令人惊讶。对此,黄轩表示:“我骨子里也是有野性的。”
Part 1 我的骨子里也是有野性的

闪电娱乐:对山东和山东人的印象如何?

黄轩:我很喜欢山东人。我觉得特别的豪爽,很实在。我在山东拍过戏,《红高粱》就在山东拍的。我呆了将近五个月,印象非常的好。所有人都很实诚,非常的耿直。

闪电娱乐:从书生硬汉这种荧幕角色的转变,跨度是不是有点大?

黄轩:因为之前的角色被大家看到更多的是那种(书生)感觉。其实我个人的性格里有很多不一样的色彩。这个电影是我一个新的尝试,其实我骨子里也是有野性的。

Part 2 认真的演员在一起拍戏时非常过瘾的

闪电娱乐:《非凡任务》中武打动作特别多,尝试打戏感觉如何?怎么能hold住?

黄轩:武术导演也非常的棒。他真是手把手来辅导动作。每天都动很多脑筋想,很多漂亮的动作,手把手来教我们。在拍之前,大概提前二十天,我们在泰国集训。每天教我怎么拿枪,怎么样在下意识的情况下拿枪射击。还有体能、搏击,很多在这个戏里用到的动作,我们在二十天的集训里都有训练。在拍摄的过程中他也是亲力亲为,每天设计出动作都会教我。让武行兄弟跟我反复的练习,直到练习到满意然后才开始拍。

闪电娱乐:你现在练出肌肉来了吗?

黄轩:那个时候有,我最近这半年没怎么练。因为这半年我演的人物不能练成那个样。所以我就没有了。

闪电娱乐:拍摄打戏的时候有没有受伤?

黄轩:有受伤。我当时右脚的韧带撕裂,骑摩托车的时候砸下来,把脚给砸坏了。那一个月很巧,我们都是拍摩托车的戏,开车的戏。正好不会使用到脚来走路。每天坐着轮椅拄着拐在现场,该拍的时候就坐到车里拍。

闪电娱乐:在戏中与段奕宏老师眼对手戏,谈谈与段老师的合作?

黄轩:段老师是一个非常较劲儿的演员,很认真。他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在现场也是特别喜欢跟导演在沟通,这场戏该怎么拍,怎么拍得更好。跟他合作非常过瘾。我觉得认真的演员在一起都是非常过瘾的。每天脑子里都会在想如何把戏演得更好。

Part 3 孤独感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

闪电娱乐:拍摄过这个戏之后,你对缉毒警察这个职业是不是有了更多了解和新的认识?

黄轩:他们的职业非常的触动我。今天在飞机上,我跟导演还聊了他们的职业。他们有些人的牺牲真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做赌注。为了破获一个案子,他们有时候要隐姓埋名,甚至家人都不知道在做什么。他们有些跟我的人物经历一模一样,自己为了接近毒贩,自己也染上了毒瘾,为了博取别人的信任。最后案子破了以后,他们自己的毒瘾戒不掉,倾家荡产或者被送到戒毒所被判刑,都可能有这样的事情。而且他们牺牲之后没有墓碑。如果牺牲了他们不能立墓碑,因为害怕了别人去扫墓的时候发现线索。所以他们真的是无名英雄,非常值得我们关注和致敬。

闪电娱乐:你曾经说过北京的夜是孤独的,那么这多年过去了,现在的你也更加忙碌了,还会有这种孤独的感觉吗?

黄轩:孤独是伴随一生的。因为我们是一个个体,我们有很多东西真的只有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在感受,自己在承受。谁也不可能承受你所有的东西,或者分担你所有的东西。所以孤独感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但是我不觉得那是一个不好的东西,我反而有时候很享受这个孤独的状态。他会让你自己学会跟自己相处,自己会观察自己会想很多事情。我觉得独处是非常重要的。

闪电娱乐:对于未来的角色选择,你是会更倾向于作品本身还是与考虑到市场的需要?

黄轩:说实话作为演员作品是第一位的。但是你说你要不顾及到市场,或者是喜欢我的影迷朋友那也不行。所以它是一个平衡。在选择作品的时候也不能那么的纯粹,或者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因为毕竟你拍的东西还希望给观众一些影响,给观众看到。所以在这之间自己也在找平衡。这一年来我很感恩,遇到这几位导演都非常的优秀,给我这样的机会,给我很多帮助。我当然希望这三部电影能够被大家更多的人看到,能被大家认可,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我。
联系采访
邮箱:shandianyule@163.com
电话:0531-85036194
主创团队
木子
Rio
嘉妮
M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