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字

丹丹的演艺生活

                                                                                                                            徐世英 / 图文

    成都市青白江区清泉镇的花园沟川剧团,是一个流落于乡村的草根剧团。

    团里十几人均是来自外地的川剧演员。

    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民间艺人,他们的生存条件和现状,非常让人担忧。

    一直以来,他们为了生存,为了川剧的延续,奔波于各个乡里乡村,出场演出费极少,表演却认真卖力。

    2012年3月,他们从青白江区清泉镇来到新都区泰兴镇,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演出场所,拥有了一大批爱好川剧的老年观众,也给他们生存带来了稳定。
   
    在那里,我初识团里的当家花旦主角、台柱丹丹。

    那年,丹丹17岁,却有十年的演艺生涯。这位出生于宜宾一个川剧世家的女孩,父母亲都是团里的演员,七岁跟着团里师爷学艺,边上学边演出直到初中。

    凭借良好的台风,精湛的演艺 ,丹丹成为剧团里的当家花旦,台柱子。每场演出,她都是曲曲婉莺,身手非凡,是老少观众喜欢的女演员之一。

    从学艺开始到现在,她跟随父母不知转碾过多少地方,演出数百场,却过着居无定所,颠簸游离的生活。

    不演出的时间又没地方去,只能呆在剧团简陋的临时住地,靠电脑手机上网打发时间。

    问及以后有什么打算,她很认真地说:“我要一直演下去,直到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希望能在演艺圈有所为。”

    看着这个满脸还是稚气的小女孩,我不由得一阵心酸。像她一般大小的孩子,本应还在父母面前撒娇,在学海里拼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她却

早早地担负起生活重任,失去应有的天真。

    1400元的工资加上少量的花钱,就是她一个月演出的报酬。走村串户地上门演出,只为养活自己,养活剧团。

    由于丹丹,短短两个月内,我三次到泰兴拍摄,并把照片送给她们。随着跟丹丹的交流增加,我心里愈发对她喜爱。

    她给我的积极向上,阳光开朗,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让人甚是喜悦。我由衷祝愿她今后过得更好。

    在我拍摄后不久,花园沟川剧团搬离泰兴。

    如今,丹丹仍在各地繁忙的演出中。 
微博热议

本期摄影:徐世英  人物:丹丹  专题制作:付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