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微山最美乡村医生 行医17载负债40万
幻灯播放  |   查看原图   分享到微博:
向上翻页
  • 17年前的张波刚从医学院毕业。原本能够在城市中谋求一份令人羡慕的医生工作的他,却毅然回到自己的家乡——微山湖畔的小渔村。17年弹指一挥,张波凭着对父老乡亲的仁心成为微山湖畔声望最高的人。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微山岛上的14个村子4000多户村民已经习惯了先看病,再付费。在张波的村卫生室里,看病不用带钱。理疗、包扎——免费;“五保”老人来拿药——免费;节假日来微山岛观光的游人医治头疼脑热,免费。岛上的留守儿童、妇女和老人看完病、打完针、拿完药,等家人挣钱回来再还。一次,张波去北京学习,一位医生送给他一个“高科技”仪器。这个宛如手机的仪器放在心脏病人的胸口,就可以将检测到的数据远程传递到北京。分析完数据,结果再反馈回来。这个检测仪已然成为卫生室最高档的医疗器材。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张波喜欢用心理疗法。他从未告诉过一位胃癌患者他的真实病情。每次病人来,他都会说,“你的病已经好了。”“两个月后他就会再来找我,”张波告诉记者,给他开的药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药,但病人在“病好了”的暗示下,已奇迹般地撑过了两年。孙长征/摄 付莹/文
  • 而张波和妻子王翠萍是卫生室仅有的两名医生。他们接诊量极高——最多一天来看病的有300多人,少时也有几十人。孙长征/摄 付莹/文
  • 人手不够,张波只好兼任了卫生室的护士。推拿,按摩,他必须样样精通。渐渐地,张波成为微山岛上的活“村民健康档案”。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因条件所限,张波还会带上钱,亲自护送病人到大医院。此时,张波一般都会垫付医药费。一位杨村的病人患了甲状腺瘤,张波将妻子的银行卡给了他,里面有三千块钱。抽不开身的他嘱托一位打点滴的病人出岛后帮他打钱。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几年来,拿张波的钱转到医院治疗的病人已有数百例之多。张波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在诊室的抽屉里放上几千元钱,以备病人不时之需。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岛上其他村村民纷纷舍近求远,慕名而来。即便没有不舒服,村民们也要来张波这里坐坐,拉拉家常。晚饭过后,张波的卫生室就会变成村民活动室。因为“先看病后付费”,张波欠下了40多万元外债。孙长征/摄 付莹/文
  • 湖区渔民外出看病不方便,在卫生所里行医远远不够。除了渔船,张波还有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将他带遍岛上的每一个角落。然而,这辆车也在8年前带来一次车祸。出诊路上,张波被撞,伤势严重。村民闻讯后排着长队到医院看望。张波心急如焚,因为他正准备翻盖卫生室。等他痊愈归家,竟然看到卫生室已经被义务出工的村民们建好了。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夜间出诊也是常有的事。孙长征/摄 付莹/文
  • 一位患内风湿的老人卧病在床5年,张波悉心照料。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张波坚持给老人做颈椎护理。老人总爱对张波说的一句话是:“你比我儿子强多了。”孙长征/摄 付莹/文
  • 因为出诊量太大,张波忙不过来。现在,他的心愿是把一座曾经旅游开发遗留下的烂尾楼改建成老人护理院,“孩子养不过来的,我替他们养。”张波说。孙长征/摄 付莹/文
向上翻页
影像力特刊:渔岛仁医

 

 

渔岛仁医

                             ——山东好青年张波 行医17载负债40万

 

 

文/付莹 图/孙长征

 

  17年前的张波刚从医学院毕业。原本能够在城市中谋求一份令人羡慕的医生工作的他,却毅然回到自己的家乡——微山湖畔的小渔村。17年弹指一挥,张波凭着对父老乡亲的仁心成为微山湖畔声望最高的人。

 

  接诊:卫生室变村民活动室

 

  微山岛上的14个村子4000多户村民已经习惯了先看病,再付费。

 

  在张波的村卫生室,看病不用带钱。理疗、包扎——免费;“五保”老人来拿药——免费;甚至来微山岛的观光客遇到头疼脑热,也是免费的。岛上的妇女和老人、留守儿童看完病、打完针、拿完药,等家人挣钱回来再还。

 

  因为“先看病后付费”,张波欠下了40多万元外债。

 

  一次,张波去北京学习,一位医生送给他一个“高科技”仪器。这个宛如手机的仪器放在心脏病人的胸口,就可以将检测到的数据远程传递到北京。分析完数据,结果再反馈回来。如今,这个检测仪成为卫生室最高档的医疗器材。

 

  张波喜欢用心理疗法。他从未告诉过一位胃癌患者他的真实病情。每次病人来,他都会说,“你的病已经好了。”“两个月后他就会再来找我,”张波告诉记者,给他开的药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药,但病人在“病好了”的暗示下,已奇迹般地撑过了两年。

 

  而张波和妻子王翠萍是卫生室仅有的两名医生。他们接诊量极高——最多一天来看病的有300多人,少时也有几十人。

 

  人手不够,张波只好兼任了卫生室的护士。推拿,按摩,他必须样样精通。渐渐地,张波成为微山岛上的活“村民健康档案”。

 

  因条件所限,张波还会带上钱,亲自护送病人到大医院。此时,张波一般都会垫付医药费。一位杨村的病人患了甲状腺瘤,张波将妻子的银行卡给了他,里面有三千块钱。抽不开身的他嘱托一位打点滴的病人出岛后帮他打钱。

 

  几年来,拿张波的钱转到医院治疗的病人已有数百例之多。张波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在诊室的抽屉里放上几千元钱,以备病人不时之需。

 

  岛上其他村村民纷纷舍近求远,慕名而来。即便没有不舒服,村民们也要来张波这里坐坐,拉拉家常。晚饭过后,张波的卫生室就会变成村民活动室。

 

  出诊:旧渔船破摩托承载梦想

 

  湖区渔民外出看病不方便,在卫生所里行医远远不够。

 

  距离张波家不远处的湖岸边,通常还会停着一艘旧渔船,张波常常撑船出湖。只要一个电话,他一定会带着急救设备准时出现。

 

  除了渔船,张波还有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将他带遍岛上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这辆车也在8年前带来一次车祸。出诊路上,张波被撞,伤势严重。村民闻讯后排着长队到医院看望。张波心急如焚,因为他正准备翻盖卫生室。等他痊愈归家,竟然看到卫生室已经被义务出工的村民们建好了。

 

  夜间出诊也是常有的事。

 

  一位患内风湿的老人卧病在床5年,张波悉心照料。老人总爱对张波说的一句话是:“你比我儿子强多了。”

  

  因为出诊量太大,张波有些忙不过来。现在,他的愿望是把这座曾经旅游开发遗留下的烂尾楼改建成护理中心,让村里的留守老人能老有所依。

微博热议

记者:孙长征  编辑:付莹   齐鲁网图片频道出品